【全文完结】《清谈会》番外三《拜(yao)访(ren)》(下)

上一篇:番外三《拜(yao)访(ren)》(中)

《拜(yao)访(ren)》(下)

那边魏无羡正趴在蓝启仁屋外看热闹,这边会客厅里的气氛,却着实不太活跃。

蓝忘机坐在厅中首位上,默默端着茶盏,一言不发。江澄、金凌和聂怀桑分坐在大厅两侧,局促不安。

这种冰冷的气氛,自蓝忘机踏进门始,一直延续到现在。期间聂怀桑曾主动搭了几句话,问泽芜君他们的情况云云,却被蓝忘机一句“触犯家规,不得见客”给顶了回来。

世人对含光君“敬畏”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纵聂怀桑脸皮再厚,也不敢在云深不知处里头和蓝忘机顶嘴。于是, 他只好乖乖坐着干等。

“唉…要是魏兄在就好了…”聂怀桑心里不住嘀咕,这是他在千方百...

+

《清谈会》番外三《拜(yao)访(ren)》(中)

上一篇:番外三《拜(yao)访(ren)》(上)

《拜(yao)访(ren)》(中)

当蓝忘机吃过早饭理过宗务再数不清第多少次回到静室叫自家道侣起床时,门外弟子传来通报,说江澄来了。

此时,魏无羡的一只胳膊才刚攀到蓝忘机肩上,正准备吻他,却见他的眉头微微蹙起。

魏无羡叹一口气,放弃继续耍贫赖床占便宜的想法,从旁拿起一件中衣往身上套去。

“得,我跟你一起去见他吧。”

蓝忘机被他松开,便在一旁坐直了身子:“不必…”

“怎么不必?”魏无羡边穿边道:“你呀,总是这样,不乐意的事就不要勉强自己…你和江澄一向不大对付,我还是陪你去吧,更何况,他和蓝大哥的事…”魏无羡瑶了摇头笑道:“我还真怕你...

+

《清谈会》番外三《拜(yao)访(ren)》(上)


上一篇:番外二《天天》

--------------------
《拜(yao)访(ren)》(上)

云梦莲花坞内,江大宗主背着双手在厅内来回踱步,十分烦躁。

年前在他忙得手忙脚乱时,收到了蓝曦臣被禁足的消息。

一来,他当时实在是太忙,没顾得上多想;二来,蓝曦臣是谁?他叔父能舍得禁他多久!

于是,江澄估摸,顶多到过年,那个谁谁就一定能重获自由…不料,他从初一等到初八,都没等到他被放出来的消息。

思君心切,这下是真有些急了。

江大宗主在地上来回踱了好几圈,再三思索后,叫属下备了几份体面的礼物,最后决定,一天都不再耽搁,今儿个就上姑苏!

……

江澄前脚才踏出莲花坞,后脚家里就来了客

+

《清谈会》番外二《天天》

上一篇:番外一《童子》

废话不多说,快上忘羡车╰(*´︶`*)╯

→→→戳这里

就当提前放lof两千粉的福利了~一直以来感谢大家的支持!!等忙过这段一定努力更文!!

大家情人节快乐!ε๑•௰•๑Ҙ么么哒♡

下一篇:番外三《拜(yao)访(ren)》(上)

+

《清谈会》之番外一:《童子》

脑补的时候我就一直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灵感来源于秀秀的新番外《夺门》

恶搞性质啦哈哈哈大家不要太当真~~

---------------------------
上一篇:《尾声》03(正文终)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番外一:

    ——《童子》

云深不知处的冥室是专门用来招魂的。时间久了,就会积攒不少怨气。

需要在冥室进行招魂的法事,那召来的,也定不是普通的怨灵。

故每到年底,蓝家除了扫舍除旧外,还得专门作法一场,以净化怨气。

这也是蓝家每年年底的最后一场法事,做过之后,就等着过年了。

这种法事难度大,对作法人的筛选极为严格。

除要求必须达...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十《尾声》03(正文完结)

上一篇:《尾声》02

《尾声》03

“泽芜君偏心!好歹也给我留一个啊!”

众人被聂怀桑说得皆是一愣。

“什么?”蓝曦臣向他望去,微笑道:“他俩和金凌熟了,互相照应起来更方便一些,怀桑也需要协助的话,我可以安排其他弟子。”

“不不不!”聂怀桑捏着扇柄,将手中那把合起来的折扇左右晃动几下:“谁不知道思追景仪两位小友是蓝家小辈中最出色的?”

金凌听了,顿时一个激灵:聂怀桑怎么个意思?这摆明了要和我抢人啊?!

他怎么会把蓝思追让给别人!!

于是急道:

“你又和他们不熟!”

“谁说不熟?”聂怀桑噙笑看向蓝景仪。

蓝景仪被他笑地一阵恶寒,只撇撇嘴,微微侧了侧头,避开他的视线。

金凌...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十《尾声》02

上一篇:《尾声》01

02

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金凌身上毫无规律的铃铛撞击声说明,他并没有乖乖遵循。

这也怨不得他。

前夜与蓝思追百般折腾,可把他累的够呛,叫他今早都日上三竿了,还倦意十足。

其实那个属下早来唤了他两次。第一次,他还迷迷糊糊应了一句,等第二次再被唤时,他于困顿中直接将那人给骂了个狗血淋头,还吩咐别再来扰他,这才彻底睡过了头。

待他觉足清醒时,早已错过了早宴,也错过了闭会仪式。他慌乱中急急忙忙将衣服穿戴好,直接就冲着会客大厅来了,哪里还顾得着什么许不许疾行的。

没御剑飞过来就算不错了。

金凌于大厅门口顿足,理了下衣摆,才小心迈步进去。

他刻意忽视自家舅舅那赛锅底...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十《尾声》01

嗯,最终章了…大概只有01、02两个小节…

目前这样打算,毕竟还没写02…但应该很快会更…

番外可以有~

完结后就安心更《待羡归》和《农贸会》了

最近真的没啥时间…

蓝二哥哥cv边江大大,确定消息

----------------
上一篇:《庆典》13(下)

01

彩衣镇热闹的开集庆典过后,清谈会也正式闭会。

闭会仪式在早宴之后,整个流程依旧郑重肃穆,但远没有首日开会仪式那般隆重。完会后,各家族代表会到蓝家会客厅,向蓝曦臣蓝启仁谢邀道别,之后,便可以下山了。

蓝思追身为小辈中最出挑的亲眷弟子,闭会这日也自有诸多事项需要他督促安排,所以,忙里忙外的,待各家族与会人员走的七七八八...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13(下)

上一篇:《庆典》13(上)

13(下)

尽管被蓝思追捂着耳朵,可那声巨响突然在头顶炸开时,金凌还是吓了一跳,肩膀不由耸动一下。

蓝思追见状,便笑着,一把将他拉到自己跟前。
 
“刚刚许了什么愿?”
 
蓝思追在他耳边问一句。
 
“你猜啊,猜对了就…唔…”
 
忽地,金凌被人猛地往前推了一把,叫他直扑到蓝思追怀里。

蓝思追被他扑了个突然,向后踉跄一步,不待二人立稳身子,只觉又一股力量涌来。
 
“怎么回事?”金凌托着蓝思追的肩,扶着他欲一起站稳。
 
“应是撒喜钱了!”

“啊!那还愣着干什么,我也要!”

前一秒,金凌还紧拽着蓝思追,这一听是撒了喜...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13(上)

上一篇:《庆典》12

13(上)
 
有庆典的彩衣镇夜晚,是那般灯火通明,人声喧嚣,热闹的氛围简直弥漫到小镇的每一个角落。
 
而当晚备受瞩目的地方,必然是执行祭祀的三处路祭台。
 
虽然三处祭祀流程都是一样的,但刚刚才在第一处观完礼的人们,似乎还都意犹未尽,纷纷随着抬阁队伍,一路拥到第二处来。
 
蓝思追知道每年祭祀的情况,便趁着人们拥在第一处的时候,带着金凌,早早站到第二处路祭台的最前方,以待抬阁队伍过来。
 
他选的位置,算是最好的安排了。
 
金凌喜欢热闹,又没有见过类似的祭祀活动,只站在那儿等着,便已十分好奇。他时而东张西望,时而与蓝思追低耳交谈...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12

超长曦澄,一写到底。

感觉真是挺长了…几天没更,但这节看得绝对不亏!
(。>∀<。)

从周四就开始写了呢…(´▽`ʃƪ)
------------------

上一篇:《庆典》11

12
听到蓝曦臣说他当真有话要同自己讲,江澄的心猛地快跳了两拍。这种莫名的激动让他很不自在,可心里却不受管控地期待更多。

会说什么呢?

仙门发展?姑苏云梦联合?金凌揽下的事?还是…更私人的东西。

可是,自己和他,又能牵扯什么私人问题。

呵…

江澄内心十分纠结,他是真讨厌现下状态的自己。

“晚吟…”

蓝曦臣这一句唤,声音略显喑哑,竟似充满疲惫。江澄眉心微蹙,抬头看向他,只见他也...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11

话说还以为大家会笑上一话怀桑讲的俏和尚故事呢…

没想到竟然没人吐槽…😂😂

话说,曦澄这段真的好难产,也不知道有没有写崩…😓😓😓

--------------
上一篇:《庆典》10

11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江澄端坐在桌前,支肘扶额,慢慢梳理着自己对蓝曦臣那忽然生出,而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可事实证明,毫无作用。
 
那些关于蓝曦臣的记忆全都纠缠在一起,像一团乱麻,找不到两端,摸不清纹路。
 
“真的是…生了那样的心吗?”
 
他在脑中不断重复着问自己这个问题,却根本找不到答案。
 
“不行不行,换个思路……我喜欢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来着...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10

上一篇:《庆典》09

《庆典》10

话说江澄这边,他送走忘羡二人以后,便起身下楼,和小二要了两盏灯来,好生点亮了,用纱笼罩好,仔细摆放到桌子上。
 
窗外车水马龙,人群涌动,各种声响交错传来,愈加喧嚣。
 
好吵。
 
江澄站起身来,立到窗前。
 
霓虹闪耀,灯影斑驳。
 
真是美极。
 
本来还想多望几眼那光影深处,脑中却闪现出那人安睡的模样。不多留恋,江澄伸手,直接将窗扇合将起来。
 
手中的动作忽地顿了一下。
 
方才生出的担心与在意是怎么回事?
 
江澄被自己心中那份多出的情绪给惊地愣怔。
 
他蹙紧眉头,本是要坐回桌边的...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9

上一篇:《庆典》08

09

蓝忘机是被魏无羡连拖带拉地走出门的。

从魏无羡做出决定,让江澄一人留下照顾兄长,到他二人走到街上,蓝忘机甚至来不及说一句话问他,这又是何种用意。

“魏婴…”

漫步在街上,蓝忘机终于开口。

“蓝湛,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嗯…”

“让江澄留下不是我自作主张,而是蓝大哥的意思。”

“兄长?”

蓝忘机侧目望他,心想,兄长何时要他这般安排了?不由问到:

“何时?我怎不知?”

“哈哈!蓝湛,泽芜君对你可是了解得紧,你怎么就不会揣摩下大哥的意思呢?”

蓝忘机没有说话,只疑惑着望向魏无羡。

“今天,本是蓝大哥和江澄在一起的,说明他们是约好出来的,后来蓝...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8

08

魏无羡推开澄曦的房门,见蓝曦臣已躺好在床上。蓝忘机正坐在床边,将兄长的一只手安放进被中,似是刚刚才又输送过一回灵力。

江澄安分地坐在圆桌边靠窗的一个位子上,不知望向了桌上的什么东西,正盯着出神。

蓝忘机见魏无羡进来,身后还跟着追凌二人,眉间不由现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皱痕。

顿了顿,抬头问道:

“景仪他……”

魏无羡听他欲问未问,却凭这三字意会了他的意思,便答道:

“安顿好了,可以放心!”

对聂怀桑这个人,蓝忘机是绝对谈不上信任二字的,可对魏无羡做出的决策,他却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他看着魏无羡一脸镇定微笑的模样,又听他如此这般说辞,便没再说什么,只微微点头,表示认可。

金...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7

先碎碎念一下下:

最近实在太忙了…过了这段,我会努力更的!

另外两个坑,待羡归和农贸会一定不弃的!!

不知为什么,另外两个坑,前天各被系统删了一个帖子…都是很早以前发的内容了……超级郁闷…连载嘛…这一删内容就出了断层…

明明什么不和谐内容也没有…😭😭😭

过几天我再重新发一下吧…

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一定努力更不弃坑地回报大家!!😘😘😘
--------------------
07

蓝景仪颈间受了一记手刀,身子便晕晕乎乎地朝金凌软了过去。

金凌不习惯旁人贴他太近,括弧蓝思追除外,于是,在蓝景仪就要靠到他肩头的那一刻,他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一退不要紧,蓝景仪却要跟着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6(下)

06(下)

众人继续游戏,你一言我一句的,又顺了好几轮。

每次都是金凌来打头阵,他说了许多与众人相识前,在金家调皮捣蛋的事。什么给先生鞋子里灌浆糊啊,把他们家的金星雪浪撕成碎末啊,带着仙子吓唬人之类的。

他干过的调皮事儿可真不算少,好几轮下来竟不带重的。江澄拿他无语,魏无羡说他捣蛋起来颇有自己的模样,蓝思追则止不住地在一旁掩嘴偷笑。

如此这般延续几轮后,金凌渐渐发现,这样的玩法,其实着实有失公允。

这个游戏,从表面上看,只是说谈些故事,可实际上,拼的却是资历。其余的不说,光从年纪上讲,他、蓝思追和蓝景仪三人,就吃了大亏。

金凌环视一周,除他三人外,其余诸位长辈,都是赶上射日之征那般...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6(中)

《庆典》
06(中)

第二轮还是自金凌开始。

“有一次,我差点死掉,还是被一堵墙给吃了…”

江澄蹙眉:“什么时候的事?”

“被墙吃了?你不会当我们是傻子吧…”蓝景仪呢喃道。

“是真的!”

金凌正欲辩解,却听魏无羡道:

“我证明!确有此事…当时蓝湛问灵,把金凌的魂儿都给招来了!”

“什么?!”江澄大吃一惊,身上一阵冷汗袭过,顿觉后怕不已。

蓝思追也一脸惊异,心疼地望向身边人,放在桌下的手还偷偷碰了碰金凌,似是安慰。

“幸亏当时有魏无羡和含光君!”

金凌见他舅舅变了脸色,忙急着向他解释一句,同时,也暗中将手伸到桌下,摸索到蓝思追身边,捏了捏他的手心。

蓝思追忙低了头,以掩饰微...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6(上)

怀桑大佬又搞事…😂😂
-------------
06(上)

“聂宗主,我要去和金凌他们打个招呼,你是在这儿等着呢,还是…”

“和你上去吧…那儿,我熟~”

聂怀桑含笑,同蓝景仪一起,朝那家湘菜馆走去。

本只是怕他逗留太久,耽误了带自己玩的功夫,不料,一推门,竟看到里面坐着一群老熟人。

“哎呀呀,你们这就不厚道了~”

聂怀桑毫不客气的走到桌边坐下:

“这么多人聚在这里,怎就偏生不带我一个?”

听此一言,蓝曦臣环顾一圈,自己江澄金凌都在,唯独少了聂怀桑。这般场景,任谁看了,怕是都会不由地生出些什么心思。

于是,他出声解释道:

“怀桑莫要误会,一切都是巧合…”

聂怀桑噙着笑,没...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5(下)


05(下)

“你们这里怎么这么小啊…”

刚一走进忘羡的屋子,金凌便吐槽一句。

方才他们在曦澄那边,六个人坐在桌边,还能余下三四个人的位子,现在来到忘羡屋中,却只能勉强坐下。

而且,每个人的距离都还贴的极近,让他觉得很不自在。

“有地方让你坐就不错啦,你不看今天这镇上,哪哪儿都这么多人哪…”

魏无羡说着起身提过一壶水:“自己倒啊,不用客气!”

蓝思追接过铜壶,给大家涮好了杯子。

“魏先生,这水…”

“从那个窗户泼出去就行了!”

金凌一听,神色一僵,起身夺过蓝思追手中盛水的茶杯,径直朝窗户那边走去。

他探头向外一看,果真是刚才那个巷子…

合着,刚刚给自己泼水的人,是魏无羡啊...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5(上)

05(上)

里面的澄曦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一惊,皆回头看向门外。

而门外的人,待看清了里面坐着的是谁,冒火的气势立马怂了下来。

他们几个愣怔着互相对视了三秒,蓝思追忙放开金凌的胳膊,慌张道:

“泽…泽芜君!”

金凌被蓝思追放开,猛的回过神来。

他断没有想过,楼上的人会是江澄。

他突然想到,会不会是舅舅看到了他和思追在下面……咳咳…才泼了水下去…

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啊啊啊!!腿真的要被打断了!!!

金凌的脸颊瞬间烧得滚烫,接着由红变紫,由紫泛黑,黑中带青,最后变得煞白。刚刚憋了满腔要训人的话,现下里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他转身欲走,却被江澄一声喝住:

“站住!看见我...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4

04

江澄端起自己的茶杯,递到嘴边,还一边思考着,这些时日,自己怎么就,和蓝曦臣走近起来了?

他回想着,似乎蓝曦臣第一次来找自己的时候,清谈会才开了没多久。

那时他好像正在训斥金凌,还忍受着剧烈的宿醉头痛…

没错…

当时,他给金凌解了围,便把自己叫走,带着去了一个小会客厅。也不说什么缘由,就拿出一个小锦盒,取出一粒药丸,让自己吞下,说是解头痛的良药…

从那以后,他就总来寻自己了。

至于寻自己的目的…

似乎也没什么目的,就是一些闲聊。有时候聊些清谈会的内容,有时候聊些有的没的。

可细细想来,大多时候,都是些有的没的。

什么姑苏风情,什么云深美景,什么逸闻趣事…就好像,他来找自...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3

03

魏无羡拖着蓝忘机,直奔那家湘菜馆而去。

走到门口,蓝忘机松开二人相携的手。甫踏进酒馆,就见里面乌压压地坐满了客人,耳边推杯换盏声不断,气氛十分热烈。

哪里还能坐得下…

不待他进一步思考,只见一小二笑面迎来:

“哎呀公子,您可来了!都早给您备好了!”

一旁的魏无羡笑嘻嘻地接过话:

“好!那前头带路吧!”

说着,给蓝忘机一个眼神示意,带他一块儿往楼上走去。

房间在楼上最左侧,屋里的窗户挨着一条极小极窄的巷子。

这家湘菜馆开的不太大,平日里也少做住店的生意,所以,楼上统共不过三五间屋子。

虽说留的是雅间,其实也就是一间普通的客房。

小二推开房门,引他二人进去。

只见里...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2

02

这次清谈会的时间,是蓝启仁掐着日子翻着老黄历选的。

他特地挑在这会儿,主要是想赶上彩衣镇的盛大集会。

在姑苏这一带,几乎每个村镇,都有属于自己的定期集会。

普通人不能像仙门一样御剑飞行,其活动范围便大大受了限制。

于是,有了集会文化。

集会举办的意义,主要是方便百姓贸易往来和交际联络。而彩衣镇的这场年中集会,则是方圆百里以内,最繁盛的一场。

此次清谈会的举办期限,要比以往多出两日,这最后的两日,便是为了让仙门百家好好放松,下山与民同乐一番。

在蓝家待久了,绝大多数人都会开始怀念起热闹来。此时,这个活动便显得十分贴心。

这不,才一大早,劳累了一周多的与会修士们,便纷纷喜笑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1(下)

01(下)

魏无羡听了,直张大了嘴巴,心道怪不得蓝忘机会面露难色。遇到这般事,也由不得他个脸皮薄的,难以言说了。

“是金凌吗?”

魏无羡急切问道。

“嗯,该是无疑。”

“和谁??可是思追??”

魏无羡天生一副笑面上,笑意愈加明显,那八卦的意味丝毫不加遮掩,只恨不得两眼放出光来。

蓝忘机却被他问的十分尴尬。

“我又不曾细听,但不该是旁人…”

“那是自然!”魏无羡忽地来了精神,说话声音也恢复几分元气:

“真是俩好小子!今年他们多大了?”

魏无羡眼珠子溜溜转了几圈,“我回来那年,记得金凌有十六了,如今都二十了吧,思追又长他两三岁…”

魏无羡说到激动处,直起些身子,撑在蓝忘机胸...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1

01(上)

魏无羡正喜在与江澄的关系总算是划开了那层令人难受的过往,忽地听到院中传来蓝湛一声唤。他急急辞过江澄,转身便往门外走去。

他启门,见蓝湛就站在小院中,离自己不过丈余远,忙替江澄将门掩好,接着,三步并作两步,直扑到蓝湛身前。

“蓝湛,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蓝忘机面色毫无波动,情绪却不太好。他伸手拦住魏无羡似要拥他的手,缓缓道:

“你曾说,想与他一谈。”

“可我不是告诉你,我去看金凌了?”

听魏无羡这一说,蓝忘机脸色忽地僵硬了一下。可月色朦胧,魏无羡并没大发觉,只见蓝忘机半响不回话,才又追问:

“你是见我许久不回去,去金凌那儿找我了?结果没找到,便来了这里?”

蓝忘机...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八《双杰》03(完)


03
心中生出了这样的期待,连江澄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呵呵苦笑两声。

真不知道,那么多恩怨纠葛之后,如今,自己却冒出这般想法……这究竟,该算作什么。

魏无羡曾为他失了金丹,又因他咄咄紧逼而灰飞烟灭,可他自己,也终因魏无羡,而失了所有至亲之人。

江澄一向是个聪明人,总能明辨因果,权衡利弊,可他与魏无羡之间的这笔新恩旧怨,却怎么都算不清楚。

也许,早已没必要再纠缠下去了。

不是吗…

江澄默了片刻,坐起身来,看了躺在旁边的魏无羡一眼,站了起来。

他拍了拍并没有沾染什么尘土的衣摆,又整了整身形,径直走到圆桌边坐下。

魏无羡见状,也赶紧一骨碌儿地从地上爬起来。

“喂,江澄,这事成不成,...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八《双杰》02

02
魏无羡的手在空中悬了好一会儿,江澄都丝毫没有要接过茶杯的意思。

魏无羡无奈地撇撇嘴,将杯子放到桌上,推到他的面前,然后拿起自己那杯,放在嘴边小口抿着,就好像在认真品尝一般。

空气变得十分安静,江澄扭过头来,瞪着眼看他喝茶的样子,似是百般不情愿让他坐在自己屋里。

“你到底有什么话说,说完赶紧走!”

“关于金凌揽下了那个小镇的事……”魏无羡看向江澄:“这事不是一天两天便能了结的,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五年…你要坐镇云梦,不能时刻跟着他,所以我便想到时候去那边陪他…”

“你?你凭什么去陪他?你以什么身份什么资格去陪他?!”江澄的话里满是怒气。

“众家不是都会调度人过去么?我和蓝湛……我...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八《双杰》01

01
金凌称病未出席晚宴,江澄心里牵挂,整个席间都有点心不在焉。

宴席结束后,他径直回到自己寝室,坐到桌边圆凳上,闷闷地倒了一杯茶,边喝边想:金凌不出席晚宴,十有八九是故意的,肯定和自己在清谈完后说了他几句有关…

这是说着他了?

唉,这孩子,真是越来越难管教了。

江澄重重地将杯子放回茶盘里,站起身来,在地上来回踱步。他寻思,依金凌现在的脾气,绝不会主动向他低头示弱…

思来想去,江澄觉得,还是应该自己主动给他个台阶下。

于是,他决定去寻金凌。

快到金凌居住的小院儿时,江澄碰到了魏无羡。

双方都愣怔地顿了一下。

气氛有些尴尬。

“江澄,巧啊!你也去看金凌?”魏无羡主动过来搭话。...

+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七《追凌》(完)04

04

缠绵过后,二人紧紧拥在一起,抱了许久,又温情了许久,蓝思追才起身。

他穿好中衣,点亮一盏小灯,将床榻做了简单的整理收拾后,拿起自己的外衫。

蓝思追刚准备穿戴,一直蜷在被中的金凌忽地伸出手来,扯住了他的衣摆。

“你做什么去?!”金凌以为他要走,语气不由有些慌乱。

蓝思追回过头来,温柔地坐到榻边,把金凌眉眼边的碎发轻轻撩到耳后,低声说:“我去打点水来,待会你好好洗个澡…”

“不…”金凌依旧紧紧攥着他的衣服,“算了,怪麻烦的…”

被子掩在金凌的嘴上,叫他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要的,你那么爱干净,每天都要沐浴…今天又…”蓝思追用手抚了抚金凌的面颊,“现在有些晚了,我又在这里,叫别...

+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