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羡归》156-158

上一篇:153-155

【156】
那人带他去看最后一个地方。
莲花坞,江氏祠堂。
两人郑重地跪在蒲团上,魏婴朝向自己,歪着脑袋噙着笑:
“一起啊。”
“好。”
动作完全一致。
一拜,
两拜。
蓝忘机觉得,就好似,是与他,
拜了父母,
拜了天地。

【157】
小心思被一声冷笑打断。
江澄。
一个叫蓝忘机抱有敌意的人。
他言语不忌,用词不善,开口便冲着那人而去,驱赶嫌弃的意思太过明显。
蓝忘机无法忍受别人在他面前这般欺负魏婴,方才还充满暖意的眼神瞬间冷却下来,右手也不自觉地压到配剑上。
瞬间,手背便传来一股温暖的力道。
魏婴按住了自己搭在避尘上的手。
他知道,那人对江澄,是有愧的。他不想,也不能在莲花坞这样的地方与他发生争执。
因...

+

《待羡归》153-155

上一篇:151-152

顺手安利上一篇:【忘羡】《怦然心动》(少年恋爱,短,一发完)

所有高考的孩子们加油!!祝大家都考出好成绩,进入理想大学!!(ˊ˘ˋ*)♡

-------------------

【153】
已经偏离了莲花坞有一段距离。
月光流镀,夜露正生。
那人忽地停下,指着眼前的粗干:
“这是我来这里爬的第一棵树…”
蓝忘机觉得,他定定望着这棵树的时候,眼中好似泛出了水光。
不待他看个真切,那人便爬了上去。
仰头,视线追随。
尚未来得及看清他在夜幕树荫下的模样,那个身影,便倏地,从树上坠下。
心,一下子被拽到嗓子眼。
身体先于意识做出行动,
双足朝前,双臂伸展,稳稳接住。
松下一口气。
刚想放手,颈间...

+

《待羡归》151-152

上一篇:149-150

【151】
莲花坞会客大厅,鸦雀皆宁,接着,一片嘈杂。
两个女人的出现,彻底扭转了敛芳尊的局面。
前一分,还众人敬仰,
后一秒,便万人唾骂。
“魏先生,金光瑶这厮手里有阴虎符,这东西可要拜托你了。”
不知是谁,道出一句。
奉承。
蓝忘机扭头看向身侧人,只见他满是惊疑,一脸的不可思议。
“啊?”
他脱口漏出一声,继而,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回头望向了自己。
蓝忘机与他目光相接,无意间瞥了眼坐在首位的人。
江澄的脸色很不好看。
含光君的眉头也轻挽了一个结。
无论是被当作魔头,还是被称为英雄,
无论是青史流芳,亦或是臭名昭著,
他都不希望那人被再次推上某一事件或某种舆论的风口浪尖。
众口铄金。
世俗带给他的痛,
他莫...

+

《待羡归》149-150

上一篇:147-148

【149】
天色微亮。
莲花坞。
进大门之前,温宁留在外,蓝思追陪同。
蓝忘机看了他们一眼,未做言语,便转过身。
他听到身后两人在议论魏无羡曾把小孩子当萝卜种到地里什么的…
蓝忘机的眉毛不易察觉地弯了弯。
那人曾经的荒唐事令人忍俊不禁,
此之外…
有些人,有些事,
终归是会弄清楚,终归是要讲明白的。
比如血浓于水的羁绊,便怎么都难以剪断。
冥冥之中,总会有什么机缘,去牵引血亲间的贴近与融汇。
思追…
不,
阿苑,
温宁他…
应该是认出你来了。

【150】
蓝忘机深知,
在魏无羡心底,有一个位置,是永远留给莲花坞的。
那一处,最温暖,叫他在艰难的时候,还惦念着往日温馨。
可那一处,也最疼痛,昔日的美好俨然都被...

+

《待羡归》147-148

上一篇:145-146

【147】
夜渐浓。
渔船在江面汇聚,成百上千条,向着同一个目的地驶去。
连绵数里,蔚为壮观。
大大小小的渔船上,挤满了玄门修士。
只其中一条,显得异样空荡。
没人愿意与夷陵老祖同乘共渡。
即使,他刚刚才拼尽全身力气,把众人从乱葬岗上救下…
却似乎并没有谁,对他有了一丝改观。
哪怕只稍微靠近一步,都怕沾了什么晦气。
蓝忘机和魏无羡盘腿靠坐在船篷中,二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疲惫的气息。
蓝忘机侧首,望见那人沾满血迹的面庞上,神情倦怠,不由十分心疼。
付出被视做理所当然。
罪过被舆论无限放大。
甚至,明明就不是他做的恶,却也不得不替人背负承担。
世事,
待他怎如此不公啊…

【148】
魏无羡脑袋微微低着,...

+

《待羡归》145-146

上一篇:142-144

【145】
乱葬岗上,血腥弥漫。
走尸一波接着一波。
众人灵力尽失,被围困在伏魔洞中。仙家人往日的光鲜不再,个个狼狈不堪。
几近于坐以待毙的状态。
忽然,那人一声唤,唤过蓝忘机的视线。
“含光君,我想做一件事。你陪不陪我?”
蓝忘机定定望着他,吐字清晰、斩钉截铁:
“陪。”
那人要做什么,他大概能猜得明白。
几千修士,留有灵力的,只有他二人和一众小辈。
为难之时,自当挺身而出。
这是含光君的原则。
亦是那人的道义。
蓝忘机深知,前世的事,那人有错,许多悲剧,都是他偏执的结果。
但,
他从来都不是别人口中什么十恶不赦、处处为恶的大魔头。
在他心中,有自己的坚守。
他不在意别人的言论,却总是在为别人着想。
甚...

+

《待羡归》142-144

上一篇:141

【142】
金鳞台,温宁助他二人摆脱众家围攻后,便一直跟在他们身后。
这点蓝忘机是知道的。
一段时日下来,他发现,
温宁虽是凶尸,却极为温顺懂礼,
甚至都没有一般人的邪肆与戾气。
人人喊打,人人恶骂,人人得而诛之的鬼将军,却是那人最忠实的追随者。
含光君不知道,
是该替他感到欣慰,
还是该感叹世俗人性的悲哀。

【143】
乱葬岗上,四处弥漫着诡谲的阴谋气息。
一群少年被困绑在岗顶,走尸源源不断从山下袭来,众家修士,个个都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
蓝忘机护在魏无羡身边,
面对叔父,揖手行礼,不卑不亢,
亦未退让寸步。
叔父摇头叹气,那满面的怒其不争,都被他收进眼底。
愧。
有的。
背叛家族信念,对于从小就知节守...

+

《待羡归》141

上一篇:140

【141】
村野小道,二人相伴。
魏无羡嚷着给那段曲子起名字,一连八十多个都被摇头否定,才终于消停下来。
逢一农家小院,恰口干舌燥。
蓝忘机随他进去“借”瓜,却被猛然扑倒在乱草垛上。
他仰天躺着,把心间人拥了个满怀。
那人似有若无的呼吸拂过他的耳垂,缠到他的颈边,叫他有几分心猿意马了。
此时,偏生那人戏谑之意大起,一句“蓝二哥哥”柔柔糯糯,直戳到他情意浓处,叫得他几欲酥化了心。
连呼吸,都凝滞了一拍。
蓝忘机面色发烫,胸口发麻,几乎就…
不对不对…此时此景,不该乱做他想。
雅正!!!
蓝忘机稳了稳情绪,回过头与他视线相接。
眼神里的警示意味十分明显。
然而,对那人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威慑作用。
蓝二哥哥~...

+

《待羡归》140

上一篇:138-139

【140】
道路在前,夷陵之行凶吉未卜。
然心悦之人在侧,两颗心日渐靠近,这让蓝忘机感到无比踏实与心安。
他手握缰绳,稳步前行,
忽地,身后一阵清越笛音,将他的步子给牵绊了去。
蓝忘机微怔。
这是…自己做的曲子。
只为一人谱,只给一人唱的曲子。
这一段曲调,曾在玄武洞底暗诉爱慕,也曾在十三年里揉碎相思,
还曾在大梵山上,
将那人再次牵引到自己的身边。
笛音婉转,将往事一点一点勾起。
熟悉的旋律早已刻进蓝忘机的记忆和骨血,
可穆然间从那人口中再现,仍叫他生出几分陌生的感觉。
如此…不真切。
毕竟,那人对这一曲渊源,
毫无记忆,毫不知情。
蓝忘机心中五味纷杂,
身后笛音戛然而止,他还略略有些没回过神来。
那人...

+

特别感谢易安小天使~
@易安YIAN
给我做了这个题目,很美腻,也很有感觉!
感谢易安童鞋的同桌赐字,这个字写的实在是太漂亮!!

开心,感动,不知该说什么,
唯有勤更以报😘😘😘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待羡归》的支持!
此文不弃不坑!

还想看什么大家留言评论就好!!
爱乃们!!笔芯(●'◡'●)ノ❤

+

《待羡归》138-139

上一篇:137

【138】
“哎呀,我肚子疼。”
隐蔽小路上,蓝忘机闻声,立刻驻足回头。
几句寻问下来,发现那人并无大碍,方才安心。
不过…
他要坐到驴子上。
又说怕牵扯到伤口。
蓝忘机眉头微不可查地挑动了一下。
伤口早已愈合。
又哪来牵扯一说?
…耍赖。
…缘何?
依他之言,若要坐到小苹果身上,唯有…
蓝忘机看了看那人似痛非痛的神情。
蹙紧的眉头也难掩从他眼底溢出的笑意。
蓝忘机了然。
伸手,避开伤处;
揽腰,将他抱起。
驴背上,
笑容渐肆。

【139】
“蓝湛,你把绳子牵一牵呗。”
“为何?”
“赏个脸,牵一牵呗。”
虽不解,却依言。
含光君伸手把缰绳握在手里。
从没做过的事,
愣是品出了几分甜蜜。
身后又低低传来一句。
差个什么大的小的。...

+

《待羡归》137

上一篇:135-136

【137】
忘羡二人没有在云深不知处多停留。
魏无羡醒来不久,姑苏便又来一客。
敛芳尊金光瑶。
还带来众人要再次围剿乱葬岗的消息。
《乱魄抄》余卷已透露太多端倪,许多事情需要仔细考证。
于是,二人下山,前去夷陵查看走尸汇聚的缘由。
后山小路上,一群雪白团子从草丛中钻出。
蓝忘机逗一逗,兔子乖顺的低头。
魏无羡逗一逗,撇开脑袋,不给挠。
“这么嫌弃我,只爱你一个…”
他撇嘴的模样,酸得含光君心里发了甜。
虽只是只兔子,
可这般神情话语,却都好似,在为自己吃醋一般。
嘴角忍不住想往上翘。
自己总是向着他的…于是,伸手把兔子塞到他怀里。
那人笑嘻嘻地接过,看着雪白团子在怀中不住挣扎,乐呵呵道:
“不喜欢我?...

+

《待羡归》135-136

上一篇:133-134

【135】
魏无羡这一句喊,将蓝忘机的思绪又拉回到十三年前。
自家被烧,江家覆灭,
四家结盟,射日之征。
蓝忘机和江澄联手追杀温晁,北上途中,在一处偏僻山城的驿站附近,捕捉到温逐流和他主子的踪迹。
众多怪异景象与温晁的惨状令蓝、江二人诧异,接着,他们竟见到已失踪了三个多月的魏无羡。
他本该是一个神采飞扬、俊朗逼人的少年,眼角眉梢总是挂满笑意。
而重新现身的他,周身被阴郁之气笼罩,面色俊美而苍白,略翘的嘴角上,尽是森然。
蓝忘机见他操控那些阴煞之物,百劝无用转而愠怒,急气之下,一字一句道:
“跟我回姑苏。”
自他第一次这般开口,直至前世那人化为粉尘,千百次的劝诫,都没能将他带回,亦没能护他...

+

《待羡归》133-134

上一篇:131-132

【133】
蓝忘机片刻不离地守在魏无羡身边,已经四天。
几乎不曾安歇。
他盯着那人昏睡的模样,手抚随便,脑中许多往事盘旋。
年少时分,他这把剑就佩得十分随性,
待再长大一些,便愈发不羁。
旧物重现,故景重回,
那个身无佩剑的张狂少年,
那个乌笛转动指尖的明媚少年,
仿佛又站在了眼前。
十三年里,蓝忘机曾无数次想要私藏他那两件贴身之物。
随便,陈情。
他想以之为凭借来召唤那人的魂魄,
可自始至终,都没能如愿。
如今,随便在手,人在身侧,竟叫他生出一股恍如隔世的感觉。
含光君伸手抚过眼前这张不再陌生的容颜,轻轻叹出一口气:
又何必恍如,
本来,
就已经是隔世了啊…

【134】
蓝忘机沉陷回忆,还带着几分恍惚...

+

《待羡归》131-132

上一篇:129-130

【131】
贴心的话没说了几句,魏无羡便又迷迷糊糊昏睡了过去。
回到云深不知处,蓝忘机直接将他带进了静室。
他小心翼翼将人安置到榻上,低头仔细剥离开被血浸贴在身上的衣服。
伤口不浅,外面一圈,尽是干涸的血迹。
一道又一道的暗红,刺痛了蓝忘机的心。
他仿佛再次感受到当年戒鞭加身的痛。
用最白净的帕子,给他清理伤口,擦洗身上。
取出最上品的丹药,给他喂下。
用最好的药膏,一遍遍涂抹到有剑痕的地方。
再伸手把几回脉,直至脉相平缓,无甚大碍。
蓝忘机终于松出一口气。
他蓦地一抬头,看到铜镜中自己的影像。
白衣染血,衣袖沾尘,
全然一副,
仓皇过后,尚未来得及梳洗的狼狈模样。

【132】
含光君刚刚恢复清明...

+

《待羡归》129-130

难得偷闲,大概,能连更那么几天😂

-----------

上一篇:128

【129】
半空中,身上的人微微挣动,似乎还在犯迷糊:
“蓝湛…”
听到他唤,蓝忘机那颗因担忧而暗淡的心,蓦地明亮起来,满身的疲惫仿佛在刹那之间就被全部抽走。
心间还添了几分欣喜:
这种境地,
那人叫的,
是自己的名字。
“嗯。”蓝忘机应了一声。
他刻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好叫人听起来安心些。
稳了片刻,他又补充一句:
“我在。”
话音未落,蓝忘机就感到箍在自己颈侧的双臂紧了紧,他整个人都朝着自己的背更贴近了几分。
就好像,彼此依偎,
就好像,生怕自己离开一样。
尽管处境艰难,
可那人的主动靠近,还是叫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130】
肩背...

+

《待羡归》128

今天双更,意外不?(  ̄▽ ̄)σ

上一篇:126-127

【128】
魏无羡那急切的一句问,叫蓝忘机心中大动,他一把拉过那人手腕,紧紧攥住。
他盯着他,这原本陌生的眉眼,早在朝夕相处间,与心悦之人契合为了一体,
那些堆积了数不清多少个日夜的爱慕与相思,顷刻间就要喷涌而发了!
可还没待他开口,突如其来的一剑,就捅到了那人身上,也刺到了蓝忘机的心头。
是金凌。
魏婴毫无防备。
看着那人腹部的血慢慢渗出,渐渐浸湿了衣裳,蓝忘机的双眼,也被染的发了红。
身侧人软软地往下瘫去,蓝忘机伸手一把揽过他的腰身,反手一掌,将金凌推开了去。
追上来的人越来越多,蓝忘机的怒气越来越盛。他从不知道,原来自己,居然也是能生出这般强烈...

+

《待羡归》126-127


上一篇:124-125

【126】
蓝忘机与众人旋斗间,见那人纵身一跃,跳出人群,他赶忙收势,追跟了上去。
魏无羡回头:
“含光君,你不用跟上来的!”
蓝忘机一言不发,诧异间,隐隐有些生气:
当初不夜天时,情况何其糟糕,
我宁愿选择背叛家族信念,宁愿背负叛逆之罪,都无法做到放任你不管,如今,你却又和我说这样的话…!
难道要我眼睁睁地看着你再次从我身边消失而去吗?!
我的心思怎样,你究竟知与不知?又究竟置于何处?
为什么…
为什么一次又一次,每每处境艰难之时,你都那般急切地想要挣脱我朝你伸去的援手…
是怕拖累我?
还是,只是单纯地想撇开我?
你就当真这般铁石心肠,
哪怕只一丁点的牵扯,
都不愿与我存留吗…?
自魏无羡重生以来...

+

《待羡归》124-125


上一篇:122-123

【124】
魏无羡迟迟没有回来,蓝忘机隐隐有些担心。他走到窗前,刚打开窗子,忽地就被什么给蒙了眼睛。
原是纸片羡慌乱地扑了上去。
片刻后,魏婴顺利归位。他不待休整,一把抓住身边人,拖着就朝芳菲殿跑去。
含光君不明所以,却一路跟随。
自那人重生以来,他一改先前的偏执,无论何事,总是先无条件地对他表示理解与信任,表示包容与支持。
十三年的生死离别太久太痛,
早叫蓝忘机大彻大悟:
与心间那人相比,
道理,
又算的了什么。

【125】
芳菲殿前,一场好戏。
那人足够谨慎机智,却难敌金光瑶的诡言善辩。
他被反咬一口…
他被金光瑶识破身份…
他被众人愤怒相向刀剑相逼…
他…
他前世的种种恩怨被重新翻出,
他再次陷...

+

《待羡归》122-123

上一篇:120-121

【122】
蓝忘机任由纸片羡在他抹额上扭了半天,然后伸手朝他捏去。
纸片羡赶忙松手滑下。
蓝忘机察觉它从自己的唇上经过,
那一撞,轻轻的,柔柔的,给他带来一股难言的心动。
那是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但绝不同于十三年前,百凤山上那个激烈的吻。
也不是清醒时分明确有过的感觉。
但决然是有过的,不会有错!
但是,
是什么时候呢…?
蓝忘机微微怔了怔,定了定神:
“不要闹。”
他不知道的是,出义城后那个醉酒的晚上,
那人早已鬼使神差地被他晃了神,
偷吻了,
他的唇。

【123】
纸片羡将软绵绵的身子蜷裹到蓝忘机修长的指上,似是依偎,似是缠绵。
蓝忘机送他出门后,守在他的肉身旁,
心绪难平。
他回想起白日里的事来。...

+

《待羡归》120-121


上一篇:118-119

【120】
蓝忘机外出巡视,巧遇蓝曦臣,待再回到魏无羡身边时,尸体已意外拼合到了一起。
所有的特征,都标示着好兄弟的身份:
赤峰尊,聂明玦;
所有的猜疑,都指向了一个人:
敛芳尊,金光瑶。
于是,兰陵,金鳞台,金氏清谈会。
斗妍厅的侍女身娇貌美,魏无羡不由多望了几眼。
见他勾着嘴角和人家道谢,蓝忘机的神色又冷下三分。
忽地,身侧人往跟前凑了凑:
“含光君,含光君,你可不能离开我…”
蓝忘机微微侧过的眼神里酸甜难辨:
知道主动靠近了?
方才对那些侍女露出的笑脸还似留恋…
我又怎会主动离开你?
只须你不主动招惹旁人呵…

【121】
夜至深,心事重。
金家安排的居室内,魏无羡附身到一张薄薄的小纸人上。
他摆...

+

《待羡归》118-119

上一篇:115-117

【118】
蓝家众人前去潭州与泽芜君汇合,途经莳花女的园子,蓝思追兴致勃勃讲起了花园旧事。
魏无羡笑着逗他,问是从哪里看了这样风流闲逸的书,害他紧张地不住偷瞟身侧的含光君。
蓝忘机未动声色,装作不知。
思追酷爱读书,偷偷从山下带书回来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蓝湛早已察觉。
只不过,
对他那些无甚要紧的小爱好,
早默许成性,
早习惯纵容罢了。
说起来,
魏婴,当年,你才是真正爱看闲书的那个,又怎么好意思说思追呢?

【119】
一帮小辈就夷陵老祖的旧事逸闻聊得开心,魏无羡脸上有些挂不住。
蓝忘机见他挑眉望向自己,眼里漾起笑意。
多少年岁消逝,
只这一个眼神,便仿佛又回到了那旧日时光里。
调皮的人,调皮...

+

《待羡归》115-117

上一篇:113-114

【115】
寻一条右臂,叹一段故事,
义城停留虽短,却叫众人感慨颇多。
一众小辈哭搡着给哀人烧纸,魏无羡上前阻了几句,却被一个问题问的蒙了圈。
“含光君…你总给我烧过的吧…不是吧!!!”
蓝忘机见他可怜兮兮攥着自己的衣角,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哀伤,却也喜悦。
好在当时没烧…
我宁愿你哭丧着脸在我跟前嚎,也不想你欢喜着在那边,
独自逍遥。

【116】
出义城,歇酒家。
蓝忘机点了一桌,大半是红辣辣的,自己只多捡着清淡的落箸。
一路行来,这最简单不过的日常,却在今日,引得那人频频回望。
蓝忘机不知那人已识破自己点菜的小心思,
只觉他目光灼热,于是问:
“怎么了?”
“想人陪我喝酒了…”
虽然前醉不远,也...

+

《待羡归》113-114

上一篇:111-112

【113】
进义城前,为了打探消息,魏无羡前去与几名村妇攀谈。
蓝忘机老老实实立在村口等他。
好半晌,也不见他有回来的意思。
于是,
低头,
点足在一颗碎石上,来回碾磨了许多次。
再抬头,竟见那人从怀中掏出一物,递给一名女子。
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情绪蓦地便从蓝忘机的心底泛起。
他…又与别人调笑了?
他…又送别人东西了?
他…
那时送我,是否也如同这般,不过一次普通的一时兴起?
哼…
魏婴,
你总是这般轻易拨弄别人的心弦,
撩逗这个,戏耍那个,
撩过便走,戏过便休,
却不知教多少人慌了情神,遗了心魂。
当真不自知。
且说,
在你心中,到底将我摆在怎样的位置?
现下,你倒似不再想着逃离,
可我曾细语告白,
而你…
又是否...

+

《待羡归》111-112

上一篇:109-110

【111】
醉后的记忆,蓝忘机没能留下一丝。
从清晨尴尬的对视,到一路寻线索而去,魏婴总是笑个不停。
蓝忘机一头雾水,那人却再三强调,自己没做什么奇怪的事。
好吧。
无论发生了什么,
只要你还留在我身边,
就足够了。
心意相通,许是奢求,
但能比肩并行,一路相依,
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蓝忘机重整形态,
依据指示,
下一个地点是,
蜀东。

【112】
一座迷城,
缠绕了旧恨新怨,
困锁着往事成烟。
一条断臂,
握不住似梦前尘,
留不住无愿碎魂。
多少恨,清明难诉,何求挚友原谅;
许多年,少年堪老,怎成旧人模样?
最后的最后,
星辰陨落,青花凋敝,
唯一枝凌霜,
披缺月,携残魂,
独行于世,待不归人。
嗟乎!
义城少路迷雾重,...

+

《待羡归》109-110

嘿嘿,终于汪叽第一醉
------------
上一篇:107-108

【109】
谈往事,思英贤,墓园探,斗奸邪。
待夺回那具躯干,二人便信步折返酒家。
小二殷勤地送来两碟花生,桌脚边堆满酒坛。
看那人笑眯着眼饮下一口,
蓝忘机心间便积蕴出十二分的满足。
故事中,那缕清风已飘远;
新景中,身侧明月正高悬。
蓝湛望他入神,目不转睛:
明明一身黑衣,
可怎么就,
偏好似夺尽了这世间光华一般?
真比那天上明星,还要耀眼。
“含光君,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你陪我喝?”
那人只一句戏谑,未敢抱什么希望,蓝忘机却毫不犹豫应下:
“喝。”
……
一别许久,
殊不知,
与尔尽兴,
是我多年的愿。

【110】
酒,
一杯,
轻饮醉。
君子异态,
别一番滋味。...

+

《待羡归》107-108

啊终于来更文了!想死大家了!!

之前是因为生病了,高烧不退好几天,太痛苦了,所以才拖着没更!之后会努力更哒!望大家见谅!

另:应小伙伴们要求,我建了个扣扣群~

群号680038910,群名“清谈会小分队”

进群都是魔道同好啦~某种意义上也因小紫的文文结缘~~

哈哈!感谢大家喜欢~欢迎大家一起来欢脱~

欢迎进群调戏小紫啦~(∗❛ั∀❛ั∗)✧*。

----------------------

上一篇:105-106

【107】
蓝忘机从不是多言之人,亦非琐碎之人,
他坐在酒馆长凳上,
瞧着魏婴与酒倌说得热闹,
头一回觉得,市井间絮絮叨叨的八卦,
竟也颇有趣味。
忽地,小二凑近那人,伸出胳膊...

+

《待羡归》105-106

上一篇:103-104

【105】
心里堵着气,手上却端着柔。
不愿心尖人拖着疼痛行走,那朵高岭之花便情愿绽于世俗。
抱着进店,踹着开门。
一朝动情,便是万劫不复。
还要什么端姿雅态,
能留得住那人心吗?
索性,便不顾了吧。
多年等待早叫他将一个道理悟得通透:
花盛则当采,莫待空恨枝。
风光月霁地活了这许多年,
又有诸多名利加身,
然,蓝忘机并不快乐。
情,
是他一生最大的劫,
也是他今生能尝到的,
最大的甜。

【106】
向聂怀桑讨问清楚吃人堡的事,他们便一路
寻线索而去。
西南栎阳,酒馆落歇。
一坛便足叫寻常人辨不清东南西北的酒,
那人要了三坛。
风采依旧,逸若谪仙。
蓝忘机从没觉得,酒竟是这样一个好东西。
真的很符合那人的气质。
邪...

+

《待羡归》103-104

上一篇:102

【103】
“蓝湛,你是不是在大梵山就认出我了。”
一句似问非问的话语,打断了蓝忘机的思绪。
虽只“嗯”了一字,可心里的甜,却怎么都抑制不住。
原来,魏婴,你早知道!
原来,那些旧事,你也都记得!
你是不是故意吹出来的?
好告诉我,你回来了…!
快乐的火光开始在蓝忘机心头蔓延,
可尚未照亮整个心房,
忽地一盆冷水下来,
直凉透了他的心:
他竟问自己,是怎么认出的…
怎么…认出的?
好吧,你的记性似乎一向都不怎么好。
咬牙提醒一句:
“你自己告诉我的…”
说了一堆猜想,摆了好几个名字,却无一字在点子上。
魏婴,你吹的,是我作予你的曲子啊!
明知不该奢求太多,可蓝忘机还是觉得,
十分委屈。
十三年那么久,也鲜有这般难受的...

+

《待羡归》102

上一篇:101

【102】
走了不多几步,
蓝忘机就察觉到,怀中人已将身子放松下来,揽在自己肩头的手臂也箍紧了些。
就好像他正主动拥靠着自己一般。
心跳不由加快。
蓝忘机又察觉,一只不安分的手,拂到自己胸前的衣带上,先是拨弄,复又要扯:
“你要比谁脸皮厚是吧?”
轻微的动作,
暧昧的言语,
如同一根纤柔的羽毛,
撩拨到蓝忘机的心尖上。
痒得很。
却搔不得。
因为他知道,
这人总是这样一副浪子形态,
不过一时玩弄罢了…
真真煎熬。
可…
终究是心爱之人在怀,
又终于敞明了身份,
自己可是他回来后坦诚言谈的第一人啊!
故无论如何,
此时蓝忘机的心里,
都是带着甜的。

(tbc)

下一篇:103-104

+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