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羡归》159-160

上一篇:156-158

【159】
打斗来的太过突然。
江澄没料到魏婴会出手伤他,待回过神来,已有一朵血花在他肩头绽开。
他愣怔地抬头,却见魏婴口鼻流血,脑袋一歪,昏厥过去。
蓝湛震惊,江澄也大出意外。
明明,他没出重手的…!
不由分说,避尘出鞘,和紫电缠斗在一起。灵器激烈碰撞,他们的主人,却都因魏婴而有几分心不在焉。
慌乱间,啪地一声,紫电抽到了谁的身上。光听声音,便是焦黑一片。
原是温宁横隔在了三人中间。
蓝忘机从未见过温宁这般模样:
当真好似一具失了控发了疯的凶残走尸。
家仇欺身,江澄气地发颤;
凶手当前,紫电亮到发白。
温宁抛去歉意,态度坚决,他举起随便,咆哮着叫江澄拔出来。
然后,
金丹的秘密,便不再只是个秘密。
蓝忘机始终蹙着眉头。许多叫他思不明、想不通的事情,一下子,都明了了。
他终于明白,
那人曾经百般张狂千般桀骜,原都不过…都不过是为了掩饰他心中那份,
情重难言的,
万般无奈罢了。

【160】
江上夜风阵阵,莲花飘香。
小船悠悠,蓝忘机抱魏婴在怀。
他的拇指在那人脸上轻轻摩挲,心尖疼得发颤。
都怪自己,未曾早些发现。
你为他人受尽了苦楚委屈,却始终不被理解包容。
你曾年少轻狂,也曾偏执桀骜,也曾铸下大错,却…也付出了沉重代价。
爱人之心,是携裹着偏差的。
人的心里一旦生了爱,在审度恩怨时,便会毫无道理地倾向心悦之人的一方。
于蓝忘机而言,江澄心中的仇恨,他能理解,却永远无法对那种切肤之痛有相同的体会。
而他对怀里人的怜惜,却在此时,因金丹的真相,升腾到了极致。
他心中那座天平偏斜向了哪方,不言而喻。
听温宁讲着他清醒剖丹的故事,含光君心头的酸涩不住蔓延,手上拥着的力道不由加大,心里再次生出那个久远而熟悉的念头:
藏起来!
把他藏起来!
不让任何人触碰一下,也不许任何人,再伤害一分。

(tbc)

下一篇:161-163
-------------------

之前有人在我文下争的不可开交,所以想小小申明一下:

我特别喜欢舅舅,整个魔道第一个喜欢的角色就是舅舅。

我认为魔道最出色的一点,就是把每个角色都塑造地十分丰满,所有的恩怨都充满人性。然而人性本复杂,难以简单地划分出谁对谁错,我们也不能拿自己的三观去衡量书中人物的对错。

我们在看故事的过程中,可以反观人生,可以感慨剧情,但请理性,别以自己的三观来评判故事中的是非道德,也别为了这个互撕。有无意义尚且不说,给自己喜欢的角色招黑倒是真的。况且,个人的三观,也不是就肯定是对的,有些人把自己的三观当做标杆来衡量别人,未免也太幼稚太可笑了。

《待羡归》是汪叽视角的文,情感使然,他自然会对羡羡有袒护,会对舅舅有偏见。然而,我并没有说忘羡的作为就一定是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也不是说舅舅就没有受委屈,他的做法就一定是错的。作为一名读者,作为一个同人作者,我真的很喜欢魔道中的所有角色。所以也希望大家爱护自己喜欢的人物,理性讨论,别盲目争吵。

真的不想看自家粉吵自家粉招黑。

此外,也劝告有些黑,别打着魔道粉的旗号打着舅舅粉的旗号来这里diss墨香diss忘羡diss其他人物。《待羡归》文下不欢迎这样的评论。

为了避免有些偏激的人有些别有心思的人争论不休,就算是写了舅舅,这里也不打算打舅舅tag了。

谢谢大家理解~

另,文将完结,还一直想着在番外写舅舅版本的《待羡归》呢,这可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评论(16)
热度(296)
  1. 不昼之夜小紫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