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羡归》156-158

上一篇:153-155

【156】
那人带他去看最后一个地方。
莲花坞,江氏祠堂。
两人郑重地跪在蒲团上,魏婴朝向自己,歪着脑袋噙着笑:
“一起啊。”
“好。”
动作完全一致。
一拜,
两拜。
蓝忘机觉得,就好似,是与他,
拜了父母,
拜了天地。

【157】
小心思被一声冷笑打断。
江澄。
一个叫蓝忘机抱有敌意的人。
他言语不忌,用词不善,开口便冲着那人而去,驱赶嫌弃的意思太过明显。
蓝忘机无法忍受别人在他面前这般欺负魏婴,方才还充满暖意的眼神瞬间冷却下来,右手也不自觉地压到配剑上。
瞬间,手背便传来一股温暖的力道。
魏婴按住了自己搭在避尘上的手。
他知道,那人对江澄,是有愧的。他不想,也不能在莲花坞这样的地方与他发生争执。
因而处处退步,处处忍让,处处给江澄留情面。
可越是这样,蓝忘机便越觉疼惜,便越要护他。
“注意言辞。”
“我看你们更该注意举止吧。”
连江澄…都看出来了么。
蓝忘机从来都没有主动对谁宣称过他心底那份炽烈的感情。
却也从来没有刻意隐藏过。
对魏婴的好,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而然,坦荡光明。
打他重生后,这许久以来,二人形影不离,他能感觉到,魏婴对自己的态度,也有许多的改变,甚至,有时都能品出来几分暧昧,几分依赖,只是…
尚不确定,那人对自己,是不是也生了同样的情愫罢了。
如今,倒是连江澄都看明白了。

【158】
江宗主一向不修言辞,又有颇多恩怨横隔在两人中间,砸向魏无羡的话语,便是句句伤人,字字诛心。
蓝忘机看着身侧人隐忍的模样,心疼不已。
他本无意纠缠,两人也确实就要离去了,可江澄的言语却失了控。
含光君听的明白,是冲自己来的。
他无心纠结于别人口舌,更何况还是那个江晚吟。
可身侧人却似乎不能容忍。
他为自己反驳,为自己争吵…他从来都是这样一个人,自己怎样都好,受了多大委屈都不肯轻说,却不能容忍,牵扯别人也遭受同样的羞辱。
世人,竟从未善待过这样一个心有大爱之人。
看着那人为了自己而与江澄不断争吵,蓝忘机的心头,又暖又疼。
直到他听到那句:
“含光君不过是我的朋友而已,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
暖意退散,疼痛加剧。
朋友…
原来,那些暧昧那些依赖,那些拥抱那些动作,仍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恶意揣测而已…
原来…
二人之间…
仍只不过…是朋友……么…

(tbc)

下一篇:159-160

评论(7)
热度(201)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