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完结】《清谈会》番外三《拜(yao)访(ren)》(下)

上一篇:番外三《拜(yao)访(ren)》(中)

《拜(yao)访(ren)》(下)

那边魏无羡正趴在蓝启仁屋外看热闹,这边会客厅里的气氛,却着实不太活跃。

蓝忘机坐在厅中首位上,默默端着茶盏,一言不发。江澄、金凌和聂怀桑分坐在大厅两侧,局促不安。

这种冰冷的气氛,自蓝忘机踏进门始,一直延续到现在。期间聂怀桑曾主动搭了几句话,问泽芜君他们的情况云云,却被蓝忘机一句“触犯家规,不得见客”给顶了回来。

世人对含光君“敬畏”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纵聂怀桑脸皮再厚,也不敢在云深不知处里头和蓝忘机顶嘴。于是, 他只好乖乖坐着干等。

“唉…要是魏兄在就好了…”聂怀桑心里不住嘀咕,这是他在千方百计唤回夷陵老祖之后,再一次如此这般迫切地想要见到他。

坐在聂怀桑对面的江澄,似乎比他更加不自在。江澄这人,本来就极见不得被人摆脸色,再加上和蓝忘机气场严重不合…这要是往日碰面,他铁定一刻都不愿多待,可现下,却非得为了见那个谁谁而赖坐在这里…

江澄心里窝着股气,憋屈得慌,他毫不客气地朝蓝忘机瞥看了几眼,有那么几次恰好与他目光对接,那两道寒凛的目光直叫他觉得,首位那位对自己的态度,要比对别人更差些。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蓝忘机对他,似乎尤其不待见。

“哼,当我乐意上你们家似的!”江澄在心里不住骂道。

只金凌一人,因为总听身边某个人念叨着含光君的好,现下看着蓝忘机,也不那么害怕了,甚至,由于那人的缘故,还对蓝忘机察出几分可亲可近的感觉来。

何况,还有舅舅在跟前帮衬着…

金凌想着,抬头忘了江澄一眼…好吧,这种场合下,舅舅似乎也没什么用武之地。

长辈们都不吭声,他也只好默默坐着。

四人就这样僵持着,聂怀桑接连不住地喝下三杯茶水,还憋不住去如了趟厕。眼瞧这干等下去不是办法,他准备再次开口和含光君攀话时,一个门生走进屋来。

步子平缓,脸上却止不住地焦虑:“含…含光君,魏先生请您赶紧过先生居室一趟!”

蓝忘机听了这话噌地一下站起身来:莫不是魏婴劝请不力,反被叔父迁怒了?

不待细想,也顾不上不准疾行的家规,蓝忘机脚下生风,匆匆向外走去。

聂怀桑见状,忙跟着起身,一把抓住蓝忘机的袖子一角,待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又赶紧松开。

蓝忘机因他这一抓而停下步子,回头道:

“方才你口口声声要见兄长,不如说,是要见景仪吧…”

聂怀桑心虚地低头咳了一声。

蓝忘机续道:“他三人缘何被禁足,你们几个心知肚明。今日能不能邃愿相见,还看造化。可倘若魏婴因此而受了什么牵连…哼…”

蓝忘机目光微侧,狠瞪了江澄一眼,才又转身匆匆离去。

大厅里又只剩下江、聂、金三位宗主。

“这…”聂怀桑睁大些眼,“这算怎么个情况??”

江澄没有接话,一脸茫然,好半晌才道:“禁足了…三个?什么三个…”

金凌左右看了他俩一眼,心道,方才就好生奇怪,本想向泽芜君求情要出蓝思追,可怎么一进来就说泽芜君也因触犯家规而被禁足了?

金凌疑惑半晌,开口道:“什么我们仨心知肚明?泽芜君他…到底为何被禁足?”

聂怀桑见江澄和金凌大眼瞪小眼,撇撇嘴,摆了摆手重新做回椅子上:“哎哟我说,你俩还真是…”

江澄看向他:“怎么,你知道?”

“当然~”聂怀桑笑道:“首先,这被禁足的三个,是泽芜君,蓝思追和景仪;其次,被禁足是因为,年前蓝家最后一场法事,这三人都不能主持…至于原因么…”聂怀桑嘴角一挑:“蓝景仪的事嘛,怪我!可泽芜君和蓝思追…想必您二位,要比我更加清楚~”

江澄和金凌先是傻愣着互相看了一眼,继而大脑快速回想各种不能主持蓝家法事的原因,他们一条条排除,最后都想到了同一个点子上:得是童子身什么的…

俩人的脸瞬间变得通红通红。

金凌心虚得不知所措,目光来回飘荡无处安放。江澄则先是一愣,继而想到些什么,头皮一阵发麻,接着,面部表情渐渐扭曲。他瞪目朝向金凌骂道:“金凌!你…你你…你做了什么好事?!”

金凌羞极,自知难辩,却也不甘在别人面前被舅舅这样数落,于是一边伸手护着自己怕被打,一边还犟着还口道:“我…我我…舅舅你!你又做了什么好事!”

江澄恼羞成怒,哪里能忍,伸手就要朝他打去,金凌忙闪身钻到聂怀桑身后寻求躲避。聂怀桑隔在中间,一边躲闪着江澄的胳膊,一边试图拉架:“哎呀…江宗主…江宗主!别打别打!冷静!您还有什么立场说这小子!大家都一样,都一样哈!”

聂怀桑不说还好,这一说,叫江澄听了更来气,朝金凌下手的劲儿也更大了。聂怀桑被连连误伤,疼得哎呀哎呀直叫唤。

就在江澄已拽住了金凌的衣裳,快把他从聂怀桑身后给扯出来的时候,忽听门口同时传来两声:

“晚吟!”
“金凌!”

声音好生耳熟。金凌和江澄俱是一愣,然后赶紧松手直起身来。

只见蓝曦臣和蓝思追双双站在门口。蓝景仪则在二人身后,正趴着门框伸个脑袋往里头探望。

聂怀桑喜道:“你们…出来了?”

几人团团相聚,互相关切。

蓝思追回话:“嗯…有弟子来传话,说是先生叫我们过来与你们见面。”

“奇怪…”金凌蹙紧眉头:“刚刚含光君还说不会放你们呢…怎么会……”

这一切,还得归功于魏无羡。

话说含光君走到蓝启仁居室门口时,想象中那人被训斥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只见魏婴趴在门缝上,直朝里面瞅。

“魏婴…”

魏无羡听到这声唤,忙回过头,向蓝忘机做了个手势,示意噤声,接着一把将他拉过,叫他和自己一块儿朝门缝儿里头瞧。

蓝忘机屈身凑近,只见自家叔父盘腿坐在居室中央,正朝着门外方向…额……哭嚎?!

“兄长…兄长我对不起你啊…(๑ १д१)两个侄子,两个侄子啊!!姑苏双璧啊…呜呜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启仁忽然大笑一阵,接着神色急转,再次呜咽:

“双璧…都被我养坏掉了…坏掉了…就连思追和景仪那些个小的都被糟蹋了!蓝家!!!……我们蓝家…完了…完了…门风,都坏在我手里了…九泉之下,我无颜面对你啊兄长(๑ १д१)…”

蓝启仁癫狂的样子叫蓝忘机心里一阵难受。蓝忘机直起身子,语气有些冷冷的:“这是,做了什么?”

“蓝二哥哥…”魏婴也站起身来,一副认错模样:“蓝湛你别生气,我也是想帮叔父…”

蓝忘机:“帮?”

魏无羡:“是啊!你看叔父,都在床上蔫蔫儿地躺多久了,再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他呀,其实不是身子骨的问题,而是心中有气,郁积成结,然后才这样的!所以,我就想办法想让叔父发泄一下…你看你看!”魏无羡把蓝忘机往前拉了一下:“你看叔父他老人家,不是中气十足么?”

蓝忘机又朝门中看了一眼。咳,叔父他老人家,还真是声音洪亮,底气十足。

“叔父颇受打击,以后还是莫要作弄他了…”蓝忘机顿了顿,续道:“叔父缘何如此?”

“咳…”魏无羡心虚:“我见你和蓝大哥喝点酒都会说心里话,所以就想着让叔父借酒发泄一下…”

绝不是想看他老人家醉了会是什么模样。

这后半句话,魏无羡没敢说出来。

蓝忘机脸上冒出三根黑线:“切莫如此了。”

说完,便推门走了进去。

居室的门被推开,蓝启仁应声望去,只见一人白衣如雪,亭亭而立。

“兄长…!”蓝启仁坐在地上,呆愣住了。

蓝忘机也被吓了一跳。

“兄长,我对不起你…”蓝启仁似乎要过来抱住蓝忘机的腿继续哭诉,蓝忘机哪敢让叔父这样,忙俯身将他给往起掺。他边扶边道:

“怎么能是您的错…天意如此…”

“兄长…!唉……对不住啊…”蓝启仁双目泪眼汪汪地看着蓝忘机,哪还有什么形象可言。蓝忘机被盯着不知该如何作答,一时语噎,他身后的魏无羡忙凑过声来:

“既然都原谅他们了,那…还禁足吗?”

蓝启仁似乎分辨不清是谁在和自己搭话,喃喃道:“罢了罢了…事已至此,再禁又有何用…”

魏无羡一听,乐得合不拢嘴:“好嘞!我这就叫他们来给您老赔礼道歉!!”

魏无羡转身出门,蓝忘机将蓝启仁重新扶到榻上。还没躺稳,就听门外有人叩门,不一会,蓝曦臣、蓝思追和蓝景仪三人便跪成一排,列在榻前。

“叔父,侄儿知错了!”
“先生,弟子知错了!”

他们的模样似是真心忏悔…蓝启仁又觉已得到兄长的原谅,一时心软,道:“都起来吧,不用跪了…”

蓝启仁抬起头,忽然看到面前又多跪了三个人,不是江澄、金凌和聂怀桑又是谁?

一时间,各种话语在蓝启仁耳边不断萦绕盘旋,直叫他头昏脑涨:

“多谢叔父/先生成全!”

“多谢叔父/先生……”

“多谢成全!!!”

“叔父……先生…”

蓝启仁被绕的心神不宁,头昏脑涨,直直摆手挣扎:

“别说了…烦死了……好吵啊,别说了!!滚…滚啊!!”

混沌间,蓝启仁似乎又站在了门口,看着所有事情的发展走向。他瞧着自己躺在床上,被一群不孝子弟折磨地昏了头的样子,一时怒嫌自己不争气,上去便要拉扯自己下榻,不料,双手竟然从另一个身体中穿了过去。

蓝启仁惊地倒退一步,踉跄地瞧着自己,先是穿过了江澄,接着又穿过蓝思追…

怎么会…

怎么会……

蓝启仁茫茫然看着自己,不住愣怔,惊吓间,忽觉头昏脑涨,眼前又一阵天旋地转,接着,便再次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

居室里,一缕青烟飘摇。

一身湿汗。

榻上的蓝启仁猛地坐起身来,一旁的蓝曦臣被微微惊到。

“叔父?怎么了?”

蓝曦臣将小碗放好,缓缓走到榻前,一脸关切。

蓝启仁怔怔然望了望四周,似乎一切正常。

蓝启仁缓了口气,没好气地道:“你怎么在这儿?”

蓝曦臣发懵:“什么?”

蓝启仁:“谁叫你出来的?”

“叔父您说什么?什么出来?”蓝曦臣继续发懵:“您打前天昏睡,现下方才醒来,期间是我和忘机一直轮流照顾着您。您…身体可还安好?”

这下轮到蓝启仁发懵了:“我昏睡?”

蓝曦臣:“是啊,你睡了整整两天两夜。前日早课上弟子们见您未至,便过来查看,才知您竟一直未起…”

蓝启仁:“那今天什么日子了?”

蓝曦臣:“腊月二十…”

蓝启仁努力回忆着,隐约中记得,似乎是暂定在腊月十九作法…于是忙问:“那净化法事呢?”

蓝曦臣:“昨天做了。”

蓝启仁:“谁主持的?”

蓝曦臣:“依旧例,是侄儿…叔父,你安心,一切妥当。”

蓝启仁一阵大喜,原来,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都是昏睡间的梦啊!原来,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侄儿还是好侄儿,可没和江澄什么的扯上关系!!

因心中欣喜,蓝启仁面色马上泛出些红润来。蓝曦臣见他似是沉浸在了什么情绪里,忙问:“叔父?您还好吗?”

蓝启仁难得笑得爽朗:“好!好极了!”

蓝曦臣见状,稍稍安心:“我让弟子备了粥,这就给您取来!”

“好!”

……

蓝曦臣离开后,蓝启仁起身下榻,舒展身子。梦里的糟心事原来都是虚幻一场,他现下的心情简直好到难以言喻。

他伸展着胳膊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两圈,又走到窗前,开窗深深吐纳了一口气,他从没觉得,眼前的一切,竟是这般美好。

蓝启仁双手撑到几案上呆愣了一回,正准备走回榻上,低头一看,忽见案上一尊香炉里燃着阵阵青烟。

他被香炉的模样吸引了去。

只见这物什身似熊,鼻似象,眼似犀,尾似牛,足似虎。以肚为炉,轻烟从其口吐缓缓突出,整体来看,好似一只古怪的貘。

蓝启仁微微挑起眉头,有些疑惑:

“我屋中,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炉子的?”

(完)















话说蓝曦臣走出蓝启仁屋子以后,吩咐弟子去取粥,便先回了自己居室。

江澄正坐在里面,气得不像样。见蓝曦臣回来,开口道:

“不照顾你叔父了?”

蓝曦臣在他一旁坐下:“醒了,一切安好。”

江澄:“那你们家蓝思追和金凌那兔崽子的事呢?怎么办?!”

蓝曦臣尴尬地笑了笑:“这…实在不好定夺…”

“哼!你做不了主?”江澄见蓝曦臣犹豫,道:“那我找你叔父去!”

蓝曦臣忙起身,抓住江澄一只胳膊:“晚吟,别!叔父刚刚清醒,还是…过些时日,我再与他回禀吧!”



唉…现实,似乎也没比昏睡间看到的景象好到哪里去嘛…

我可怜的叔父大人。

(真*完)

【全文完结】

---------------------
至此,《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一文连带番外就全部完结了~

感谢小可爱们的一路支持!!

谢谢大家喜欢!

在lof用标签搜索,输入“清谈会”,就会有此文全文归档

再次感谢大家!(ˊ˘ˋ*)♡

评论(14)
热度(247)
  1. 小七哥哥小紫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