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凌】一场作业事故引发的告白(三)

咳,预估失误,三节不够,明天才能完结😂
今天腊八,向大家问好!!
-------------

一场作业事件引发的告白(二)

【玖】

金凌生病了,请假没来学校。

蓝思追听说后,十分挂念。

他和金凌相识甚早,又长他两岁,一直以来便像兄长般,对他额外操心多番照顾。可近来,他察觉,自己对金凌那种下意识的好,隐约间,似乎越过了某些界限。

他开始无比期待能和金凌见面共处,甚至,才刚分开,就觉思念。

还有一次…他看到金凌咧着嘴开心笑的模样,竟有了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这决然不该是简单的朋友或是兄弟情谊。

上周末,金家为新培育出的牡丹品种办了一场花卉展,金凌邀他一起出席。

期间,金凌离开了一小会,蓝思追便同他的母亲江厌离多聊了几句。这才知道,那金星雪浪白牡丹,竟是江厌离以金凌为灵感,让培育师设计培育的。

从一开始的设想至今,是经过许多年的悉心实验,才终于成功。

因此,这次花展才办的这般隆重。

江厌离还告诉他,她想着,等金凌十八岁的时候,一定要种出一大片的金星雪浪来给他庆生。

那天回去后,白牡丹与金凌的影像便叠嶂在一起,再也无法从蓝思追的脑中挥去。以至于做作业时,还默写错了两个字。

错的恰好是蓝启仁强调了许多次的《爱莲说》,也难怪他会那般生气了。

其实那晚,蓝思追还做了一个很美很甜的梦。他梦到有人着一身白衣,姿态翩翩,与他在一个云雾缭绕的地方不住缱绻。

缠绵的感觉是那般清晰,可梦境朦胧,偏叫他怎么都瞧不清楚,那个人到底是谁。

醒来之后,梦里的景物都已消散,可心动的感觉却依旧那般真实,且随之在他脑中变得愈加清晰的,是金凌那张与他时时相见却依旧时时想念的俊秀脸庞。

蓝思追知道,他对金凌,是已然生了那样的感情了。

而那种喜欢,远远比他自己以为的,还要深。

蓝思追一向克己,他怕自己还没有理清楚那份思绪,又怕金凌不做这般想法,他怕自己表白得太过冲动,却又无法掩饰那番情深意切……

就在他纠结到底该如何做时,恰因作业事件被蓝启仁抓去办公室抄书…

也好,就先冷静一下吧。

于是,蓝思追便以此为契机,强迫自己进入一个没有金凌的环境,以看透自己的心。

并试探金凌的心。

可事情并没有如他设想的那般顺利。

他不与金凌见面,短信也减少联系的结果就是:每抄一个字,就至少想金凌三遍。

起初,还只是抄几句错一字,到后来,干脆抄不下去开始在纸上胡写乱画。

他失神地描着简单的线条,脑子里,全部都是金凌,金凌,金凌…

他手机里照片不多,便点开学校论坛,去找金凌粉丝团里存着的相片,以慰藉相思,不料,却看到有人发帖子,爆出自己写废的作业纸。

蓝思追诧异之余,心思一动,便登了小号,改了个名,叫“我是大侦探”,以引导大家往牡丹那里想。

毕竟,谁也知道金家牡丹闻名于世,论坛里追凌cp粉又多,他就不信,别人不会把这事往金凌身上扯。

可蓝思追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小心思窃喜,就被出乎预料的结果给惊到了。

他不仅没有如愿,还被自己的粉丝给骂了个遍,更有甚者直接叫他“滚出”那个帖子…蓝思追无奈,粉丝的心思可真难猜。

可他当下更在意的,是金凌的心思。

他总觉得,二人见面与联系的减少,对金凌而言,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他这几天,更是连自己班里都不去了。

要是金凌习惯了这样,以后都不再找自己了可怎么办?

蓝思追有些着急了,第一次,他觉得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蠢。

他刚下定决心,决定再不玩什么试探的游戏,决定要主动去找金凌时,却听说,他生病了。

这一下,叫蓝思追是无论如何都坐不住了。一放学,他提着书包就往金家跑去。
.
.
.
【拾】

“金夫人好。”蓝思追礼貌地打了招呼。

这一整天,金凌都躺在卧室里,不吃不喝,还将门反锁住,管你什么仆人医生,管你听了谁的吩咐,总之通通不给开门,可急坏了一众人。

最后还是江厌离,端着精心熬好的莲藕排骨汤,耐着性子在门外柔声细语地询问安慰了好一会,才哄着他开了门。

她见金凌面色憔悴,两眼红肿,只道他是夜里着了凉,没有休息好,心疼的不得了…可金凌执意不看医生,这点,连江厌离也没有办法,无奈,只好先哄他吃些东西。

她走出房间,担忧不已,却也奇怪:阿凌虽然性子执拗,却也从没有过生病不医的情况,这次这是怎么了…

江厌离刚想着到底该怎么办,就听下人说蓝家的思追少爷来了。她蹙着的眉头瞬间舒展开不少:

阿凌一向与思追最为要好,他来了,定能劝阿凌叫医生诊断的!

思及此,她忙去见蓝思追。

一番客套后,她引着蓝思追来到金凌卧室门口。

金凌一天一夜都没有休息好,方才吃了点东西,便觉阵阵困意袭上,他用被子将脑袋闷了一大半,刚准备睡一会,忽听有人敲门。

“阿凌,是妈妈。你休息了吗?”

“唔…怎么了?”金凌有气无力地回一句。

“思追来看你了,方便进去吗?”

江厌离不知道金凌闹脾气的真正原因,只以为蓝思追是她的救星,语气不由带了些喜悦,不料,却听金凌呛声道:

“不见!”

江厌离和蓝思追俱是一愣。

“阿凌,妈妈刚才说,是思追来了!你不…”

“对!说的就是他!不见!!”

江厌离一头雾水看向蓝思追,蓝思追也是双目茫然。他顿了顿,往门前又走了一步,柔声道:

“阿凌,是我,思追…听说你生病了,你好点了没?”

金凌听着蓝思追与往日相差无几的柔和语调在关心自己,心里愈加难受:

哼,知道我病了才勉为其难来看我,平日里都不知道念叨着谁去了!

思及此,金凌又觉鼻子酸楚。

听着门里没有声响,蓝思追又唤:

“阿凌?你听到了吗…我能进去吗?”

金凌强忍难过,生怕一见他便忍不住抱怨,怕忍不住将自己的心底话都倒出来…

总之,你喜欢别人了,便别再来招惹我了。

金凌抽了抽鼻子,道:

“不能!我睡了,你别烦我!”

蓝思追从没听金凌真的对自己这样生气过,一时间,竟呆愣着不知所措。

他与江厌离浅谈几句后,只好道:

“阿凌,那你先好好休息,要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我…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便离开了金家。

金凌一向是那种嘴上硬气但心里柔软的性子,刚听闻他来了,虽然惊诧,却也是开心的。方才,他闹小性子说着让蓝思追走,可心里还是很期待与他见面的。

可没想到自己一下没收住火气,居然真的把他给激走了…走了……

呵,这算什么,他迟早会彻底离开自己的…

金凌重新将脑袋闷到被子里,两行泪水再次决堤。
.
.
.
【拾壹】

蓝思追回家后,心事重重。

金凌为何这般生自己的气呢?是因为自己这些日子故意冷落他吗?

他正趴在写字台上思索,蓝景仪叼着半截黄瓜走了进来:

“思追,放学后干啥去了?”

“哦,没…”

“听说大小姐病了?”

“嗯…”

“你去看他了吧?”

“嗯。”

“我就知道也是~他怎么样?”

“不清楚,正赶上他休息,没见着。”

蓝景仪拖过一张椅子,坐到蓝思追跟前,道:

“你说你这愁眉苦脸的干什么?明天再去不就行了…”

“嗯…”

“不就是病了吗?肯定也是感冒之类的,过几天就好了,值得你这么担忧?”

蓝思追勉强提起嘴角笑了笑。

“诶我说,你咋对大小姐这么上心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的心上人是他呢!”蓝景仪边说边掏出手机,胡乱划着屏幕:“你知不知道,这几天论坛上老热闹了,都在猜你到底喜欢谁呢!”

蓝景仪将最后一小截黄瓜塞到嘴里,又戳了戳蓝思追:“我说你也真不够意思,连我都瞒着…到底是谁啊?我认识不?”

“唔…认识。”

“真哒?谁呀?!咱学校的不?哪个班的?”

蓝思追心里本就因金凌生自己气了而有些烦躁,又见蓝景仪笑得一脸八卦,便再无心答话。

“我要看书了,晚点再说吧…”说着,将景仪推出门去。

“送”走蓝景仪,蓝思追重重叹了一口气,再次趴到写字台上。

他自诩是十分了解金凌的,可这次,却是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惹怒了他。最近都没怎么见面的说…

额…

该不会真的是因为好几天没见他惹他生气了吧…

犹豫半晌,带着几分心虚,蓝思追尝试着给金凌发了条短信:

“阿凌,你别生气了…我这几天不是故意没有理你的…好好休息,赶快好起来啊…”

蓝思追轻轻叹一口气,刚准备将手机放下,忽觉手中一阵震动。

他没以为金凌会这么快回复,惊讶之余赶忙摁开屏幕:

“你就失了心一样每天画你的花儿去吧!”

蓝思追一懵,片刻后,才反应过来金凌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金凌一向不喜看学校论坛里那些东西了,可这话,分明是看到那个帖子了。

看到那个说自己边抄书还边心神不宁在纸上画花儿的帖子了。

这…金凌莫不是吃醋了?!

蓝思追那颗烦躁不安的心,隐隐有几分激动浮现出来。

也许,自己的试探有效了呢!

“失了心么…?”他的唇角不由翘起:“阿凌啊,你道我是为了谁呢?”

(tbc)

一场作业事件引发的告白(终)

评论(12)
热度(232)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