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谈会》之番外一:《童子》

脑补的时候我就一直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灵感来源于秀秀的新番外《夺门》

恶搞性质啦哈哈哈大家不要太当真~~

---------------------------
上一篇:《尾声》03(正文终)

《姑苏开了个清谈会》番外一:

    ——《童子》

云深不知处的冥室是专门用来招魂的。时间久了,就会积攒不少怨气。

需要在冥室进行招魂的法事,那召来的,也定不是普通的怨灵。

故每到年底,蓝家除了扫舍除旧外,还得专门作法一场,以净化怨气。

这也是蓝家每年年底的最后一场法事,做过之后,就等着过年了。

这种法事难度大,对作法人的筛选极为严格。

除要求必须达到一定修为等级之外,还必须保持阳气极盛的童子之身。

这些许年,按例都是蓝曦臣做的。

可今年…

蓝曦臣:“回禀叔父,今年的法事…恐怕需得另选弟子主持。”

蓝启仁:“为何?”

蓝曦臣:“侄儿不合法事要求。”

蓝启仁上下打量了蓝曦臣一番:“哪条不合??”

蓝曦臣顿了顿,深弓下身子作揖:“侄儿…破了童子之身…”

蓝启仁震惊! !!!∑(°Д°ノ)ノ

蓝启仁:“什么时候的事?”

蓝曦臣:“清谈会半年后侄儿外出云梦…”

蓝启仁:“不像话!!太不像话!!还未成亲就…滚滚滚…滚去抄家训!!!一百…不,一千遍!!!不到过年别出门!!”

蓝启仁愣怔了老半天也没消化掉这个消息,只不住用手揉着太阳穴。

他无力想是谁破了蓝曦臣的身子,也无力纠结他到底看上了谁家的女修,只道年关将近,法事要紧。

于是连忙吩咐:“去,传思追来!”

……

蓝启仁:“思追,今年年底的净化法事,需得你来做。”

蓝思追震惊:“弟子惶恐!不该是由泽芜君…”

蓝启仁怒斥:“别提他!”

蓝思追身为小辈当中第一学霸,对这些法事的条条框框门儿清得很。

他见蓝启仁这般气大,很是疑惑。

泽芜君不主持自是因为条件不符,可泽芜君又怎会不合条件?

蓝思追快速将执法要求和蓝曦臣一一作了比对,发现唯一能出问题的,只有一条。

哎呀,好像一不小心就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蓝思追也因之愈加惶恐。

他声音低若蚊蚋:“弟…弟子…不可执法…”

蓝启仁带着怒气:“什么?”

蓝启仁听他声音那般低,不像平日作风,又抬头见他都快吓得哆嗦了,以为是自己怒气太盛叫他害怕,便深吸了口气,道:“无妨,不用谦虑。现在小辈里数你技艺精湛,稳当操作即可。”

不料,蓝思追听后,只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先生,弟子无法作法,还望先生重罚。”

蓝启仁又怒:“百般推辞究竟为何?”

蓝思追:“弟子…弟子已非童子之身…”

蓝启仁震惊×2且震惊程度level up。

他整个人都快被肚子里的火气给烧着了。

蓝启仁再无法坐得安稳:“何…何时…”

蓝思追低声:“清…清谈会那几日…”

蓝启仁:“你的意思,还是在云深不知处内…?”

蓝思追:“弟子知错了…望先生重罚!”

蓝启仁伸手拍烂一张桌子:“滚去藏书阁抄家规!!!过年也别出来!!!”

蓝启仁觉得自己快得失心疯了。他再顾不得自己说话音量的大小,在蓝思追起身离去时怒火冲天地吼道:“先滚去把景仪给我叫来!”

……

蓝景仪提心吊胆地进了大厅:“先…先生您找我…”

蓝启仁:“年底法事你主持!”

蓝景仪震惊:“什…什么!”

蓝启仁:“没听清?还要我再重复一遍?”

蓝景仪:“不…不不…只是…思追比我更…”

蓝启仁:“别提那个不肖弟子!哼!让你做你就只管领命!”

蓝启仁缓了缓:“你的功课还算不错,法事上我到时自会帮扶!”

蓝景仪都快吓死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不不不…问题不在这…”

蓝启仁:“还有什么问题直说!”

蓝启仁强制压下那股不好的预感,心底不住怒讽,似是自我麻*痹,又似自我安*慰:哼!总不至于连你也不是!

只听蓝景仪喃喃道:“不是非要童子才行么…”

蓝启仁蹭地站起身:“什么?!你…你你你…连你也!!”

蓝景仪吓地直接跪趴在地上,姿势呈标准的五体投地。

蓝启仁歇斯底里吼出最后一声:“滚!!都给我滚!!!”

……

蓝老先生吐血啦!!

蓝老先生晕过去啦!!!

在藏书阁抄书的蓝曦臣和蓝思追闻了消息再顾不得禁不禁足的问题,直接奔去照看蓝启仁。

蓝忘机刚带着魏无羡踏进家门,就见众弟子个个脚底生风,整个庭院中都一副忙里忙外鸡飞狗跳的不安定景象。

待找到蓝曦臣他们,听他道明原因,魏无羡差点憋笑憋到内伤。

一回静室,他就再难忍耐,肆无忌惮地狂笑起来。

蓝忘机箍着他的腰眉头紧锁。

魏无羡:“行啦蓝湛,你发愁也没用,你又帮不上什么忙!坦然面对吧,啊!”

蓝忘机:“……”

魏无羡搔搔蓝忘机的下巴:“唉…你叔父也真是可怜见的…以前有你一个气他也就算了,现在倒好,全家都合起来气他…”

蓝忘机蹙着眉头瞪望他。

魏婴:“二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样不好…以后我一定表现得更乖,好叫叔父顺心些…”

说完还摆出一副极为乖巧的面孔。⋐(ల◕◡◕ల)⋑

蓝忘机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重新搂好他:“乖…”
……
……
……
话说,蓝老先生躺在卧房好好修养了一段时间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底法事那天,他老人家拖着颤巍巍如同风中残烛的身子,登上了作法台。

(完)

下一篇:番外二《天天》

评论(54)
热度(598)
  1. 魏小羡的天子笑小紫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