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十《尾声》02

上一篇:《尾声》01

02

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金凌身上毫无规律的铃铛撞击声说明,他并没有乖乖遵循。

这也怨不得他。

前夜与蓝思追百般折腾,可把他累的够呛,叫他今早都日上三竿了,还倦意十足。

其实那个属下早来唤了他两次。第一次,他还迷迷糊糊应了一句,等第二次再被唤时,他于困顿中直接将那人给骂了个狗血淋头,还吩咐别再来扰他,这才彻底睡过了头。

待他觉足清醒时,早已错过了早宴,也错过了闭会仪式。他慌乱中急急忙忙将衣服穿戴好,直接就冲着会客大厅来了,哪里还顾得着什么许不许疾行的。

没御剑飞过来就算不错了。

金凌于大厅门口顿足,理了下衣摆,才小心迈步进去。

他刻意忽视自家舅舅那赛锅底的黑脸,先低头走到蓝曦臣跟前,俯身作揖:

“泽芜君…对不起…”

蓝曦臣本准备了几句话,想提点金凌,告诉他身为家主,无论何种理由,都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一些场合,不管情愿与否,也都得出席。

可他一见到向来傲气的金凌在自己面前这般放低姿态地认错,那些话便如同梗在了嗓子眼里,愣是怎么都说将不出来。

唉,也罢…想来一会晚吟也是要说的…

蓝曦臣想着,便没多言语,只伸手示意金凌起身。

金凌见蓝曦臣什么都没说,心里忽地就没了底。

本来他直接冲泽芜君走过来,就是知道他这二伯一向没什么脾气,但今天自己确实过分了些。他多少会说自己两句吧…

他可不是寻着讨骂的,他的如意算盘在于:
泽芜君已开了口,别人也不好多责骂他了。

泽芜君一向温和,他的几句说,应当是最容易受住的…所以,让泽芜君骂,是金凌权衡利弊之后做出的最佳选择。

可蓝曦臣却是一言未发。

“这下可死定了,一会还不得让舅舅骂死啊…”

金凌边想边转过身,心有戚戚地给蓝启仁拜了个礼。蓝启仁一副“孺子不可教”的神情,却也没有多言语。

接着,是聂怀桑,金凌拱了个手,聂怀桑笑嘻嘻地抬抬手中的扇子,算是回礼。

最后,他才在一屋子人的注视下,磨磨蹭蹭地挪步到江澄跟前:

“…舅舅……”

江澄心里本就有火,又看金凌将大厅里的长辈给挨个拜了个遍才磨蹭到自己跟前,不由更是火大:

我t*m都排到聂怀桑后头了!!

江澄怒讽:“我还以为金少爷不认识我呢!”

“……”

金凌自知理亏,低头无语,只乖乖受训。

见金凌罕见地没有顶嘴,江澄心里还微微有些诧异。又因是在别人家,更有聂怀桑在一旁摆明了一副看戏的姿态,江澄权衡再三,最终选择强行压制住那股怒意。

可该训诫的话还是不能少:

“早上干什么去了?”

“睡…睡过去了…”

“长进得很哪!”金凌毫不掩饰的解释将江澄刚刚压下的火苗又给煽动起几分:“你是三岁小孩子吗?我教你的姿态呢?也不看看什么场合!瞅瞅这都什么时辰了?我还以为你打算今晚留下来过夜呢!”

“对不起舅舅…”

“和我道歉做什么?”

金凌意会,转了个身:“对不起泽芜君,对不起蓝老前辈…”

蓝启仁没有表态。
蓝曦臣见他乖巧,欣慰道:

“可是昨夜在山下玩太累了?以后多注意便是。”

昨夜…

咳,是玩儿挺累的。

和蓝思追。

但具体的情况,金凌可没脸说。

不止是他,低头站在一旁的蓝思追听到蓝曦臣这一句,脸也直直红了半截。

“行了,天色不早,各位还要下山,曦臣,安排吧。”蓝启仁语调平平,看不出喜怒,似乎对别人家的事也不怎么上心。

“是,叔父。金凌,去那边坐。”

金凌听蓝曦臣吩咐,又回头看了眼江澄,见他似是没准备再说什么,这才走到对面,挑了一张和蓝思追、蓝景仪站着的地方挨着最近的椅子,坐了下去。

他走过去的时候,无意间和蓝景仪的眼色对接到一起。

也是一副犯错少年的悔愧神色。

金凌转过头,下意识地看了眼蓝思追。这一望不要紧,蓝思追眼里那大写的心疼,直勾起金凌心底那一股莫名的羞臊和埋怨情绪。

可现下也无法发作呀…

没办法,尴尬中,他只好移开自己的目光,转身坐下。

可还没坐稳,就听蓝曦臣开口道:

“人都到齐了,聂宗主金宗主,那个小镇的事…”

众人齐齐朝他望去,侧耳倾听。

“依据之前评议会的决策,欲参与的玄门各家已在分谈会上提交了自家可分拨的人力财力名单,就等二位宗主统领了。”

蓝曦臣看向金凌:“阿凌,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再给你三个月时间策划调动,够不够?”

“三个月?!”

蓝曦臣见他呈吃惊色,以为他嫌时间太过仓促,毕竟金凌年少,就算是有众人协助,可第一次统领这么大的事情,还是过于重了些,于是道:

“不够么?那半年也可…”

不待泽芜君的话音落下,金凌便急忙道:

“不…不不!”

“什么?”

“我的意思是,三个月太长了,半个月可不可以?!”

金凌话语一出,众人都大吃一惊。连聂怀桑都顿了顿脸上的笑容。

江澄的眉毛挑地老高,呆了半晌,愣是没说出话来。只心里一个劲道:这小子想什么呢?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半个月?!”蓝曦臣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重复了一次。

“嗯!”金凌重重地点头:“我想早点过去探查下情况,至于人力财力调动上,也需要我过去了才能更好地了解分配…”

“放屁!”江澄没忍住脱口而出,顿时察觉到蓝启仁那里投来两道犀利的目光,才意识到自己失了言,于是,忙佯咳了两声才又继续:“你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半个月?半个月你能准备什么?”

“足够了!”金凌急切地回答:“那里的一些情报舅舅你早几天给了我不少,还有一些,想必聂宗主该是十分清楚!”

聂怀桑一愣,见金凌瞧着自己,便应道:“这个…我手里确实有一些…”

“聂宗主不必这么谦虚,有了你手里的消息,想来是能把那个小镇的情况了解个七七八八了,毕竟是聂家统辖的范围…”金凌这一句,看似轻描淡写,却将聂怀桑甩锅的事情一针见血地指了出来,恁聂怀桑脸皮再厚,此时也有些挂不住。

他真没想到,金凌竟是这样一个硬气的少年。

不由感叹一句:后生可畏啊!

其实在这件事上,聂怀桑也没什么坏心眼,只不过不想废心思处理那费力不讨好的事罢了。好不容易聂家才有点起色,再被这种事拖累住了,那可真是冤。于是,他才将事情甩出来,有锅大家一起背。

反正现在这事已经被金凌揽了去,赶紧解决也好…于是,他讪笑几下:“哪有那么夸张,我一定好好配合,知无不言!”

“那我先谢过了!”金凌拱了下手,接着道:“这几天,含光君和魏无羡和我聊了许多,把各家的情况都大概给我分析了一遍,我心里也有了个底,可具体各家会派来怎样的人手,我还得亲自接触了才能做具体安排…所以,想尽早与各家汇合,还是早点过去的好!”

“这样…”蓝曦臣略略思忖,江澄也没再说什么。

片刻后。

“你说的有道理,可半个月还是太紧了,你家那边…”蓝曦臣顿了顿:“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外在的事有我们鼎力相助,尚不算太难,可兰陵的事…你就要多费费心了。”

金凌听了,神色一怔。

他力求在短时间内就动身是有原因的。除了一片雄心壮志和以上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还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原因。

蓝思追。

他想和蓝曦臣要蓝思追,让蓝家安排他来协助自己…蓝曦臣一定会答应的!到时候,他二人就又能朝夕相对了。

虽说他俩早就互生了情愫,可这几天里,才彻底将那层暧昧的窗户纸捅破,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才彻底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

他们的感情正值蜜里调油的时期,别说三个月,就是分别三天,都叫他觉得不舍。

所以他才迫切地想要再次动身,迫切地想要与他再次见面。

可蓝曦臣方才那一番话,仿佛一盆冷水,激地他清醒几分。

在姑苏这几天,金凌过得快活,又有众人协助,叫他光想着前方的路要如何走,光想着未来要如何与蓝思追一起了,愣是忘掉了身后自家门里,还有一群老狐狸正死死盯着自己。

唉,考虑不周啊…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金凌边叹边将蓝曦臣的话认真审视了一遍,这才道:“多谢泽芜君提点,我懂了,我会好好处理的。那…至于多久,我回家之后,再与您书信联系吧。”

其实金凌想说,三个月还是太久了,可他琢磨一番后,还是决定不说。

大厅里除了蓝家人和自家舅舅,还有聂怀桑。魏无羡警戒过自己许多次,一定要对他留个心眼,所以,他不希望自己的行动安排被别人了如指掌。

谁能保证,自家就没有那种吃里扒外的人呢?谁又能保证,他身后就没有那种为了自己利益而和别家串通的人呢?

还是留个心眼吧,一切等回去再说。
时机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不被人拿捏。

他定会把事情都处理好的。

“也好,那…”蓝曦臣接过话来:“景仪,思追!”

“是!”

“你二人一向与金宗主交好,刚好趁此时机,率小辈一众去历练一番!”

追凌二人一听,均是大喜。金凌心道,这下可好,都不用我开口了!

而蓝景仪呢,自从出去夜猎开始,就不爱着家了,恨不得离那些家规远远的。此时一听又能下山,自是兴奋个不停。

可就在他准备领命谢过时,忽听一旁的聂怀桑起身道:

“泽芜君偏心!好歹也给我留一个啊!”

(tbc)

上一篇:《尾声》03(正文终)

-------------------

还有 03就差不多结束了~
大概心理作用吧…总觉得重写的没有丢了的好…(இωஇ )

评论(6)
热度(175)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