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十《尾声》01

嗯,最终章了…大概只有01、02两个小节…

目前这样打算,毕竟还没写02…但应该很快会更…

番外可以有~

完结后就安心更《待羡归》和《农贸会》了

最近真的没啥时间…

蓝二哥哥cv边江大大,确定消息

----------------
上一篇:《庆典》13(下)

01

彩衣镇热闹的开集庆典过后,清谈会也正式闭会。

闭会仪式在早宴之后,整个流程依旧郑重肃穆,但远没有首日开会仪式那般隆重。完会后,各家族代表会到蓝家会客厅,向蓝曦臣蓝启仁谢邀道别,之后,便可以下山了。

蓝思追身为小辈中最出挑的亲眷弟子,闭会这日也自有诸多事项需要他督促安排,所以,忙里忙外的,待各家族与会人员走的七七八八,他再次踏入会客厅向蓝启仁和蓝曦臣汇报时,巳时已过了大半。

他一踏入会客大厅,就感觉气氛不太对劲。

只见蓝启仁和蓝曦臣坐在首位,一个眼珠子瞪地老大胡子吹地老高,一个眉头微蹙神色微妙。

江澄江大宗主则坐在西侧一张椅子上,悠悠端起一杯茶来送到嘴边,虽摆明了一副“不干己事”的模样,神色却依旧不太好看。

不知在烦躁些什么。

大厅中央,还有两人。蓝景仪垂首端正地面朝正席跪着,聂怀桑则站在一旁,一脸…额…纠结。

蓝思追不明状况,迈进门后,先小心翼翼地朝众位长辈行了个礼,后见蓝曦臣示意,才仔细汇报了各家族离会的情况。

汇报完毕,他正准备退身离去,忽听蓝启仁出声:

“外面的事也差不多了,交给旁人。思追,你去带景仪掌罚!”

还不待蓝思追吃惊,蓝景仪到底犯了什么错,又要受什么罚,就听一旁的聂怀桑嚷嚷:

“先生,您就放过他吧!景仪真的是为了照顾我才彻夜未归的!”

这话叫蓝思追大吃一惊,心道:难怪整个早上都找不到景仪,原是他根本就不在家中,竟留在彩衣镇彻夜未归!

这条家规鲜有人敢触逆,难怪先生这般生气。

聂怀桑见蓝启仁表情毫无转换,依旧相当难看,便朝向蓝曦臣:

“曦臣哥哥,是真的!你们这样惩罚他,叫我心里怎么过得去啊!”

听到聂怀桑这一句“曦臣哥哥”,坐在旁边的江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虽然知道他很久以前便这么叫,可现在,却怎么听怎么觉得不自在。

“哼!早知如此,为何还犯?你现在是聂氏家主,瞧瞧这么些年长进的样子,不宵学好也罢…还要将我蓝氏弟子也都带坏么?!”

蓝启仁的胡子又飘高了一寸,眼睛恨不得把聂怀桑身上给瞪出个洞来。

聂怀桑曾在蓝家求学多年,他对蓝启仁本来就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惧怕心理,现下又见他这样一副表情,直教聂怀桑觉得腿下又软了几分。

可是,不行!让蓝景仪抄一百遍家规,还是倒立着来,会死人的!!这次,他必须坚持。

聂怀桑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往蓝曦臣跟前迈进两步:

“曦臣哥哥,我知错了,我不该贪杯的,昨天也是见咱们蓝家给百姓种的福因结了善果,太开心了,才多饮几杯,最后竟行不得路,承蒙景仪小友辛苦照顾…”

“哼!别找借口了!”蓝启仁转头斥声:“景仪你难道不晓得回来叫人去接他吗?何至于在外逗留不归?”

“我…”打一进门,蓝景仪便跪到地上,低头听训,也没什么发言的机会。现下忽听蓝启仁一声问,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一大早醒来,就见自己和聂怀桑躺在一张床上,虽是和衣而卧,却也生生被吓了一跳。

他只记得前一晚所有人都在菜馆客房玩儿游戏,自己喝过酒,可之后的事,却是一点都不记得。

后来聂怀桑起身,抻展了几下手臂,便神色痛苦地叫自己给他揉胳膊,说是自己醉酒后折腾他,压住他的胳膊不撒手,直到半夜睡熟了,翻身子的时候才将他松开。

可现在,他又和泽芜君说是自己照顾了他一晚上,到底他说的,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啊…

蓝景仪脑中乱作一团,聂怀桑见他接不上话,便转头朝向蓝启仁:

“先生,都怪我,醉酒后便乱用法术乱发脾气,才困住景仪,叫他动弹不了,等他能自由活动的时候,已经过宵禁了…他还怎么回来叫人啊…”

“我没问你!”蓝启仁知道聂怀桑是个能说会道的,蓝景仪却老实的多,不擅说谎。

蓝启仁看了眼蓝景仪,又瞪向聂怀桑,毫不掩饰语气中的不屑和质疑:“你说凭你的能耐,将景仪困住?”

“是景仪敬我,不敢对我硬来,才叫我钻了空子…先生说的可不是,就我这底子,怎么和他比…”聂怀桑反应奇快无比,说这话时,一副满带羞愧实则恬不知耻的表情,竟叫众人都信了几分。

“景仪!果真如此?”蓝启仁再问一句。

“回先生,弟子…弟子什么都不记得…”蓝景仪果真不会撒谎。

“不记得?”蓝启仁瞪向聂怀桑:“你还有除人记忆的本事?”

“不…不是…”聂怀桑知道言多必失,当下找什么理由也没大用处,只彻夜未归一件,便足以叫蓝启仁铁了心地让蓝景仪吃教训了…

要逃过去,还得从蓝曦臣下手。

于是,聂怀桑哭丧着脸,转回头来,朝向蓝曦臣:

“曦臣哥哥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我……都是我的错,非要罚的话,就罚我吧,罚他…叫我心里怎么过得去呀…我…”

聂怀桑见蓝曦臣神色十分犹豫,心里一狠,双腿一屈,朝着蓝曦臣就要往下跪:

“泽芜君,我愿意受罚!”

蓝曦臣见他这般模样,忙起身伸手扶他起来:“使不得使不得,你是家主,哪有跪我的道理…”

这一扶,叫一旁江大宗主的面部表情再次失控。好在众人的焦点都聚集在聂怀桑身上,他方才那仿佛吃了翔一般的表情,也没叫谁看见了去。

“曦臣哥哥…”聂怀桑双目含泪,一副欲言又止既心痛又感动的模样,将复杂的内在情绪表现了个十足。

早些年他装蠢卖傻的时候,没少来姑苏求抱蓝曦臣大腿,最知道他大哥这位义弟是怎样的性子,装弱求同情什么的,也自是他早就练出来的本领。

就不怕泽芜君不吃这套。

果不其然,蓝曦臣扶起他后,便走到蓝启仁跟前,作了个揖:

“叔父,景仪的事…我亲族子弟彻夜未归自是该罚,可他也是为了怀桑…景仪心地纯善,也算是迫不得已…况且,他没留怀桑一人在外,也算做的妥当…”

蓝启仁吹着胡子没有说话。

蓝曦臣再进一步,压低声音:

“现在怀桑已是宗主,与当时在此处求学不同,他现下非要同景仪一块受罚,传将出去,难以服人…”

“哼!”蓝启仁方才听蓝景仪老实坦白,已是顺下心头几口气,现在看聂怀桑如此泼皮,纵使知道他在刁钻耍滑,却也要顾及他家主的身份。

好在没出什么差子,蓝景仪的表现又一向可算良好…

于是,他哼斥一声,终于表态:

“你是家主,一切当你来决裁。”

听蓝启仁松了口,众人也都松了口气。最后,蓝曦臣罚蓝景仪抄家规三遍即可。

聂怀桑深知蓝家家规有多臭多长,当年才三千多条的时候就已经令人崩溃,现在更是涨到了四千多…可蓝启仁已经退了一大步,他也不好再得寸进尺。

由一百遍到三遍,真的已经是大恩德了!

于是,聂怀桑赶紧拜谢。

蓝景仪领了罚,又谢过后,才获了恩准,站起身来。

“怀桑,坐吧,一会等金凌来了,再商讨下小镇的事…”

听到蓝曦臣这一句,蓝思追的身子不由一僵,心里不由大震,他终于明白江宗主脸色不好的原因了,原来,金凌竟是还没来过!

都怪自己!!!

昨夜追凌二人看完典礼后,感触颇多,情绪颇足,又想到离别在即,心中不由大动,于是,回到云深不知处后,在金凌屋中,自是好一番云雨巫山。

今早醒来,天色尚早,一向并不贪睡的金凌竟是粘床粘得紧,蓝思追见他模样十足十地慵懒,想来,也是前夜累得够呛。

他很想陪金凌再多温存一刻,可尚有诸多事务待他查看,没有办法,只好先行起身。

他仔细给金凌掖好被角,待一切收拾妥当后,出门,从一条很正常的路线上,“偶遇”金家一个靠谱的下属。蓝思追有目的地“随口”问了几句,听到他说宗主还未起身后,便佯装无心地嘱咐他,记得叫自家宗主,可别叫他错过了闭会仪式。

没想到,如此这般诸多用心的安排,竟还是没起到作用。

蓝思追心道一声不妙,急切地想去看看金凌是什么情况,正欲拜别,却听蓝曦臣道:“思追景仪也同等,还有些事要给你们交代。”

“是!”

“是…”

二人先后应答,便并肩立到大厅一侧。

蓝思追心中担忧不已,站在一旁低着脑袋,神色局促。正不安间,忽听门外传来一阵毫无规律的叮当声。

他对金凌身上那串银铃再熟悉不过,不必抬头便知,这铃声主人,不是心中正挂念之人又会是谁…

(tbc)

下一篇:《尾声》02

评论(17)
热度(185)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