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11

话说还以为大家会笑上一话怀桑讲的俏和尚故事呢…

没想到竟然没人吐槽…😂😂

话说,曦澄这段真的好难产,也不知道有没有写崩…😓😓😓

--------------
上一篇:《庆典》10

11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江澄端坐在桌前,支肘扶额,慢慢梳理着自己对蓝曦臣那忽然生出,而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可事实证明,毫无作用。
 
那些关于蓝曦臣的记忆全都纠缠在一起,像一团乱麻,找不到两端,摸不清纹路。
 
“真的是…生了那样的心吗?”
 
他在脑中不断重复着问自己这个问题,却根本找不到答案。
 
“不行不行,换个思路……我喜欢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来着?…额……”
 
江澄默默将自己多年前就定下的择偶标准又从头到尾念叨了几遍,眸子忽地一亮,接着,眼神又是一阵明暗闪烁。
 
“完了……”
 
江澄狠狠地用手揉搓了几下自己的脸,然后再次将脸埋到手中:
 
“我特*么那么多标准,说的不都是蓝曦臣么…!!!”
 
素颜要美……他的样貌似珂若珺,在世家公子中排名第一。
 
温柔和善……他的性子出了名的温润如玉。
 
勤俭持家……他是家主啊…不仅曾重建蓝家,更是将其发扬光大,谁敢说他不会持家?
 
家世清白……云深不知处的家风名声是仙家玄门里头口碑最好的……
 
修为不能太高……还行吧,要真动起手来,也不见得我就肯定是占下风那个。
 
性格不能太强……嗯……都说他温柔了……
 
话不能太多……每次聊天,他的话总是不多不少刚刚好,点到为止。
 
嗓门不能太大……他,十分雅正温和,不可能嗓门大。
 
花钱不能太狠……额…他懂得持家……
 
必须对金凌好……金凌从小就老跟着金光瑶在他跟前晃荡,再加上他性子好,恐怕在金凌眼里,蓝曦臣这个二伯比他这个舅舅还要更加纵容宠溺自己呢!
 
啊啊啊!!!

一条一条比对下来,江澄只觉头皮越来越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纠结些什么了,只一个劲儿地惊叹:

以前怎么都没发现,蓝曦臣简直像是老天依着自己的要求打造出来的完美对象……

可…
 
“老天是在捉弄我吗?既有心许我良人,可为何偏偏,特*么*地是个男人啊?!!”
 
江澄有点抓狂了,道不清现下的心情,到底是终于找到相配之人的欣喜,还是需要考虑自己是否断袖的忧愁了。
 
他有些崩溃地低下头,以额抵在桌面上,双手垂到桌旁。顿了好半晌,还是觉得这个事实有些骇人。

于是他微微抬起些头来,再撑着劲儿落下,一顿一顿,不住用脑门轻叩桌面,借以叫自己冷静。
 
一抬一落间,忽地,他感到灯火一阵明灭,似有身影走上前来。江澄愣怔地抬头瞅望,只见那人面若冠玉,正立在自己身旁,还噙着一抹似有还无的笑意。

暖色的烛光打到他身上,将他的身形衬地更为修长,也叫他那若雪的白衣,染上几分暧昧的颜色。

江澄盯地呆愣了几分,待察觉到自己失神,忙挺起身子坐直,又微微偏过些头,以掩饰面上那一阵红紫变换。

“晚吟…”一声低唤。

众人眼里的江澄一向威严有度,蓝曦臣却深知,他这面子撑得辛苦。忽然看到他最真实的一面,蓝曦臣只觉可爱至极。

可纵使颇感有趣好奇,良好的家教还是叫他选择了缄默。

泽芜君十分懂得给人留下情面。对方都扭头侧脸躲避自己了,显然是不愿提及方才之事。

于是,蓝曦臣道:

“晚吟,我怎么会…睡了?”

他岔开话题,好似完全没看到江澄之前那令人啼笑皆非的动作:

“他们呢?”

“都去看热闹了…”

江澄的声音罕见地失了往日的中气,听起来好似做了什么亏心事般,着实没什么底气。

“晚吟你…特地留下来照顾我吗?”蓝曦臣的语调比往日里上挑几分,似是充满了期待。

江澄被这一句问得傻了眼。

说不是吧,眼下也没什么其他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留在这里;可说是吧,江澄又总觉心虚得很,生怕叫蓝曦臣发现,自己竟对他生了那样微妙的心思。

蓝曦臣见江澄半晌未应,眼神又一直在自己身上闪烁,不由更加疑惑。

江澄为人一向极注意自己的仪态,往往以端正威严的姿态示人,何时曾这般神色仓惶?

“晚吟,我…”蓝曦臣柔声问道:“只记得自己饮过一杯酒,再之后,就是从这床上醒来了。我可是醉了?亦或是,做了什么不妥的事?”

江澄听他的问句中还带了几分自责的语气,忙出口解释:

“嗯,是醉了,但没…没有做什么…”

“那就好,那我…”

蓝曦臣刚准备继续说点什么,忽听一声巨响从窗外传来,生生阻断了他的话语。

江澄坐在桌边,眉头挽起一个结,本能地闻声朝身后的窗子望去,蓝曦臣却在唇边漾起一个更大的弧度来。他稳步走到窗前,推开窗扇,回头冲着江澄:

“晚吟,你来看!”

江澄闻言,起身走到他身侧,随着蓝曦臣指示的方向望去,只见楼下长街灯火通明,明亮犹如白昼,可在东侧尽头,却是黑压压的一片,似乎簇拥满了人。

“刚刚的声响就是那里发出的,”蓝曦臣解释道:“那里有一只主导庆典的游行队伍,每年今天,他们都要从东边山脚的祠堂里请出一载抬阁,寓意请出先贤…这条长街上设有三个路祭台,每过一处,便祭拜一次…他们由东向西,一路吹吹打打,直到走完这条街,才能再将抬阁请回祠堂。”

“那刚才那声巨响…”

“那是特制的炮仗,每祭祀过一次,便放出一枚,以示礼成。三次祭祀全都完成,便会放烟火了。”

“这样啊…”

“嗯。”

蓝曦臣解释完,便又转回头去望窗外的光景。

暖树映衬着星月,街上笑语欢声不断,满是一片和谐光景。

真的很美。

江澄平日里虽颇多掩饰,人前也总摆出一副傲冷的姿态,但他骨子里,其实也是喜欢热闹的。

只不过此时,他并无心于此。

他与蓝曦臣并肩而立,微微后退一步,便将这人英挺秀颀的身姿,尽收眼底。

一旦明了自己有那样的心,江澄便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瘙痒一般。痒得他只想赶紧躲避开来,却又总忍不住想多瞅望那人几眼。

暖光融进那人似雪的身影,也模糊了江澄的视线。

许是光线太柔和,又许是他二人共立在喧嚣之外,这种谐身而并的氛围刚刚好,本来还在纠结,还犹豫再三的问题,忽地,就被江澄问出了口:

“你醉后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嗯?”蓝曦臣回过身来,先是愣怔一下,接着赧然笑道:“嗯…真是对不住,我从来都不知,自己竟是一杯就会醉的…”

“哦…这样…”

蓝曦臣听江澄的语气有几分失落,不由多想一些。他可是见过自家那般正经的弟弟醉酒后的模样,生怕自己也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来,于是忙追问一句:

“可是我醉后失了仪态?”

“哦,没!”江澄回了回神,刻意表现出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态:“当时你说有话要和我说,我怕误了什么事,想着就多提一句…不过,看样子也没什么要紧的…”

其实江澄这么问,心里是装了小九九的。他记得当时蓝曦臣醉的一塌糊涂,却偏偏只绕着自己一人纠缠不已…本是醉酒姿态,不该当真,可现下里,江澄察觉到自己对他生了那样的心,便也十分迫切地想要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之前那般缠着自己,是不是也…

本来就不该抱什么希望的,可听到蓝曦臣亲口说出什么都不记得,江澄还是狠狠地失望了一把。

真是自作多情。

“我他*妈就是个傻子!!”

江澄在心里狠狠地自嘲一句,便强迫着自己,想撇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于是,他转移视线,又重新朝窗外望去。就在这时,忽听身侧人微微一笑,继而说道:

“醉酒后的事,我是当真不记得了,可要和你说的话,却并非醉酒时才想出来的…所以…”

蓝曦臣十分认真地望向江澄:

“晚吟,可愿敞开心扉,听我一席叙谈?”

(tbc)

下一篇:《庆典》12

评论(12)
热度(203)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