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9

上一篇:《庆典》08

09

蓝忘机是被魏无羡连拖带拉地走出门的。

从魏无羡做出决定,让江澄一人留下照顾兄长,到他二人走到街上,蓝忘机甚至来不及说一句话问他,这又是何种用意。

“魏婴…”

漫步在街上,蓝忘机终于开口。

“蓝湛,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嗯…”

“让江澄留下不是我自作主张,而是蓝大哥的意思。”

“兄长?”

蓝忘机侧目望他,心想,兄长何时要他这般安排了?不由问到:

“何时?我怎不知?”

“哈哈!蓝湛,泽芜君对你可是了解得紧,你怎么就不会揣摩下大哥的意思呢?”

蓝忘机没有说话,只疑惑着望向魏无羡。

“今天,本是蓝大哥和江澄在一起的,说明他们是约好出来的,后来蓝大哥醉酒,口口声声说要与江澄喝酒,有话要对江澄说…我虽然不知道是要说什么,但根据你醉酒后的情况来推测,你们蓝家人醉酒后说出的话呀,一定是极度在意的事!所以说,他一定是想与江澄共处的!”

蓝忘机听魏无羡这一番说,竟是呆愣了片刻没反应过来。

很久以前他便知,自己对江澄是看不过眼的,故而,但凡与他有关的事都不愿多思。

可是兄长这边…

他回忆了些近日来对这二人的所知,忽然发现,他俩确实走得很近。这一细思,也叫蓝忘机深知,魏无羡这番话,颇有几分道理,绝非信口胡言。

蓝忘机实在不知该作何感慨,最后只化作一个“嗯”字。

“可你又是如何知道,他一定会留下照看兄长?”

“我不知道啊!本来只想逗逗金凌和思追儿的…”

魏无羡抬头笑望着蓝忘机:

“这个你早看出来了吧?”

“顽皮。”

“哈哈哈!真是懂我!”

魏无羡继续道:

“本来想借着逗他俩,顺便试探下江澄的意思。起初我确实不知道,他到底会作何决定,可我在说让他出去逛的时候,发现他往床边看了好几眼…那时,我就知道,他应该会选择留下。”

魏无羡顿了顿:“不过也说来奇怪,江澄和蓝大哥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怎么感觉他怪在乎泽芜君的…该不会……”

魏无羡挑眉凑到蓝忘机跟前:

“该不会,也像咱们一样…”

“不会!”

蓝忘机果断拒绝了魏无羡的这个想法,可他心里却实在是没底。

他生平第一次,在魏无羡之外的人身上,生了慌乱的情绪。

“瞧把你急的,哈哈哈!我也就是说说而已~他们都是宗主,大概是要谈论些管理仙门什么的大事吧~”

蓝忘机实在不想再思考这个假设,便将话题岔开:

“那倘若他没答应留下呢?”

“你忘了?之前聂怀桑不是让大家说自己做过,但在场旁人没做过的事么?若是被别人指出自己也做过,那人便要无条件地接受指出者的一个指令?”

“嗯…”

“江澄说他挨了戒鞭,你说不算…所以,他还欠你一个指令…”

“确实…”

蓝忘机这下彻底明白了,如果江澄不答应留下,那魏无羡便会假借自己的名义,用这个指令,要求江澄服从,让他留下来照顾兄长。

江澄一向是好面子的,那么多人在场,他断不会说出反悔的话,也断不会不从这个指令。

“其实…”

魏无羡继续道:

“其实江澄很容易受激,我说几句其他的话,应该也能激他留下。所以,那个指令,只是最后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选择提起……”

魏无羡忽地极为认真地与蓝忘机对视道:

“蓝湛,你不知道,虽然江澄只挨过一记戒鞭,但他受的痛,某种意义上,其实并不比你少……那时,他刚失了父母至亲,没有了家,又被温狗捉回莲花坞……”

魏无羡的声音淡了下去:

“以前我还笑他,不就一道疤么,做什么那么费事非想去掉,男人身上留点疤,那是荣耀啊……直到上回他醉酒,把我当成泽芜君,迷迷糊糊间,才说出……原来…竟是为了救我才…”

魏无羡低下头去,不忍再回忆。蓝忘机一个使劲,就将他揽到自己怀里。

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抚过魏无羡的发,让他将头抵到自己肩上,半晌,叹出一句:

“我知…都过去了…”

魏无羡抬起头来,重新和蓝忘机相视而立,继而扯出一抹轻笑:

“其实,今天叫他留下,一方面是帮蓝大哥,一方面,也是在帮他啊~他似乎还挺乐意与蓝大哥说话呢…这些年,他也挺寂寞吧…”

听到这话,蓝忘机不由道:

“原是你早就思忖好了…”

“倒也不是,本是真的想你我与思追留下照顾的,觉得这样会叫你安心些。可在安顿景仪时,金凌与思追几句话,我便知留他二人不妥,聂怀桑又说他要留下,我才想到,蓝大哥那边若让江澄留下,也许更合适…”

“原来如此。”

魏无羡见蓝忘机依旧蹙着眉头,以为他还在担心蓝曦臣,便软声道:

“你放心,江澄他绝不会伤害蓝大哥的,今晚,你且安心与我逛便是了!”

“嗯…”

就算蓝忘机真的很讨厌江澄,可他也深知,江澄并非小人。兄长信得过的人,一定不会有问题。【咳…瑶妹表示…一切都怪我演技太好…】

更何况,魏无羡那般了解江澄,他说那人不会伤害兄长,那就一定不会。

其实,他在意的是…

“聂怀桑…”

魏无羡这才明了,蓝忘机原是担心蓝景仪。

“这个…我也不知他为何会大献殷勤,非要留下来照顾景仪,可他没有理由要伤害景仪…其实聂怀桑性子不坏,何况,他的说辞也很有……”

魏无羡的话还没有说完,忽地,就被人重重地撞了一下。蓝忘机赶忙伸手接他,直将他揽进自己怀里。

这个动作,摆明是要将他护在自己身边,不让奔涌的人流再碰撞他。

“对不住对不住!”那人急急道几句歉,不待说完,便又匆匆起步。

魏无羡抬头一看,只见众人都奔着,不断朝长街东边涌去。

“这是怎么了?”

“该是庆典的抬阁被请出来了。”

“那是什么?是不是很好玩?!蓝湛蓝湛,你带我去看!”

魏无羡一脸兴奋模样,拉住蓝忘机的手,作势就要随人流往过走。他边走,还不忘回头和身侧人说一句:

“总之,放心啦!”

“好!”

蓝忘机最喜欢看心上人这般开心活泼的模样,嘴角不由上扬。他将魏无羡的手牵的更紧些,便随他朝那光影深处,一同走去…

(tbc)

下一篇:《庆典》10

评论(5)
热度(149)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