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7

先碎碎念一下下:

最近实在太忙了…过了这段,我会努力更的!

另外两个坑,待羡归和农贸会一定不弃的!!

不知为什么,另外两个坑,前天各被系统删了一个帖子…都是很早以前发的内容了……超级郁闷…连载嘛…这一删内容就出了断层…

明明什么不和谐内容也没有…😭😭😭

过几天我再重新发一下吧…

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一定努力更不弃坑地回报大家!!😘😘😘
--------------------
07

蓝景仪颈间受了一记手刀,身子便晕晕乎乎地朝金凌软了过去。

金凌不习惯旁人贴他太近,括弧蓝思追除外,于是,在蓝景仪就要靠到他肩头的那一刻,他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一退不要紧,蓝景仪却要跟着遭殃。

眼瞅着他身子软乎乎地就要往地上摔,魏无羡赶忙伸手去接。金凌和蓝思追也都反应了过来,生怕他真的摔到地上磕了脑袋,于是,也双双伸出了胳膊。

可谁料,最为眼疾手快的,却是一旁的聂怀桑,方才众人才伸手的片刻,他已抢先上前一步,揽住了蓝景仪的腰身。

魏无羡见他接稳了蓝景仪,便没再插手,转而回头向屋中另一侧望去。

只见那边也已安稳下来,江澄正弯腰扶起一只躺倒在蓝曦臣脚边的圆凳,而蓝忘机,则揽着自家昏睡过去的兄长,捏腕给他输送灵力。

看着江澄和蓝湛同在一个画面框内,却罕见地没有彼此敌对互相瞪眼,而是为了同一个人,各自专注一方,甚至,还颇带了几分和谐的意味在里头,直叫魏无羡感慨:

这如同丈夫解决了婆媳关系一般的轻松和安心情绪是怎么一回事啊…(இωஇ )…

咳咳,扯远了。

正事要紧。

魏无羡正了正心情,开口道:

“那个,我先带他们过去安顿景仪,一会再过来!”

“好!”

得到蓝湛的回应,魏无羡又朝江澄望去。他始终没有言语,却没像之前一样隐目回避,反而大方地回瞅了自己几眼。

这让魏无羡心情大好,于是,还特地冲江澄咧嘴笑了笑,然后,才回过头来:

“跟我走吧。”

蓝思追听到他吩咐,忙上前一步,帮聂怀桑扶住蓝景仪的一侧身子,架着他,一起往先前忘羡的那间屋子走去。

金凌见状,回头看了自己舅舅一眼,见他正瞅着地上的蓝曦臣,不知做何沉思。

他又看了眼一旁的含光君…

金凌觉得这边的气场着实不大适合自己,于是赶忙提步,跟在蓝思追他们后头,一同朝另一间屋子走去。

蓝思追自小受含光君的教导,练的一身好力气,搀扶一个醉酒之人对他而言,根本费不了什么劲儿,更何况还有聂怀桑帮忙搀扶着,所以,不一会儿,蓝景仪便被好生安置在忘羡屋中。

金凌趁着他们安顿的功夫,特地下楼给打了盆清水。待他回来,魏无羡便坐到床边,拿着帕子给蓝景仪擦脸。

其实金凌下手并不重,所以,众人才将蓝景仪安置到床上时,他便醒了过来,手舞足蹈个不停不说,还不知胡乱嚷嚷着些什么。

是魏无羡给他捏了个昏睡诀,才又叫他安静下来。

魏无羡捏着帕子,看着蓝景仪安睡的脸,哭笑不得。他只叹,蓝家先祖真是英明至极,定下“不许饮酒”的家规。

倘若没有这条禁令,好家伙,这云深不知处啊,只怕是不知要被重建几回了!

“思追儿,你留下来看着点他,我先过去找你们含光君!”

“是…”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外面熙攘的声音没有降低,反而更加喧闹起来,直传到忘羡这间偏侧的屋子里来。

魏无羡正欲起身离开,忽见蓝思追眉头微蹙,面带几分焦虑,不由问道:

“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没…只是…”

蓝思追望向金凌:

“看样子,庆典仪式就要开始了,可是这边…阿凌,我晚点再带你去看好不好?”

看着蓝思追一脸歉意的模样,金凌甚感窝心,原来他是在意自己啊…

尽管他很想出去凑热闹,可瞅了眼躺在床上的蓝景仪,还是道:

“晚点就晚点,景仪这家伙也是……咱总不能真的丢下他不管啊!那可成什么了?!”

“阿凌…”

“安心啦,我在这陪你,等他清醒些再去好了!”

说着,金凌用脚勾过旁边一个圆凳,挨着蓝思追便坐了下来,还用自己的肩膀碰了碰他,以示安慰。

魏无羡刚想说些什么,却听一旁的聂怀桑道:

“你们去玩吧,我留下来看他就好!”

“你?”

魏无羡挑眉望聂怀桑一眼,他可从没想过,这家伙会这么热心。

没有利益和目的的事,他会做吗?

“嗯嗯!我!”

聂怀桑面不改色心不跳道:

“是我让他带我出来逛的,本也是想看今晚庆典的,可谁让是我提议要游戏喝酒的,结果害他搞成这样…所以,你们都出去玩吧,我在这守着,就当给他赔罪了~”

基于之前种种,如今魏无羡再看聂怀桑,总觉得他的一言一行,都带了这样那样的企图。可现下见他神貌好似一脸正气,又不时面带几分愧色,也不好说他到底有什么不对。

“聂宗主,没关系,我们留下就可以了,您去看庆典仪式吧。”

说话的是蓝思追,可还没等他说完,聂怀桑便抢过话头:

“你叫我和谁去?和你们家含光君魏先生?还是,叫我和江澄去?”

聂怀桑边说边看金凌一眼:

“不不不,我可和他合不来!”

这一番话,只叫蓝思追也觉自己的提议颇为不妥,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

“不用这的那的,你们放心去玩就是了,我保证,今晚宵禁之前,定把他好好地带回云深不知处去!少一根汗毛,唯我是问!”

说着,聂怀桑还指天指地地竖起了三根手指。

蓝思追还在犹豫,总觉得,把照顾景仪的事交给聂怀桑很是不妥。

一来,哪有叫长辈照顾人,而小辈们出去玩耍的?二来,哪有丢下自己同门,让别人家宗主照看的道理?

可他若执意留下…谁陪聂怀桑出去,也不是件容易解决好的事情。

蓝思追与身侧的金凌对视一眼,只见他也是一脸疑惑。

他可是被自家舅舅教育过的,说什么要离聂怀桑远一些,还说什么,他可是只快成精的老狐狸…

他真有这么好心?

金凌着实犹豫,到底该不该信他。

魏无羡倒没再说什么,只走到床边,俯身看了看躺在上面的蓝景仪,重新将被子给他掖了掖,道:

“他这醉的快,醒的也快,不出一个时辰,定能清醒。怀桑兄,就劳你费心了!”

“哎呀哪的话!多大点事,我还不至于废物到这般!”

“那我们先出去瞅瞅,晚点再回来接替你。”

“没事没事,你们好好玩!不用管我!”

聂怀桑脸上堆满笑,一脸慈善模样,看上去,还真像是一个万年老好人。

“那我们走吧!”

魏无羡脑袋冲门的方向侧了侧,向追凌示意。金凌见状忙站起身来。

他轻轻拽了拽蓝思追的衣角,传一个眼神过去。蓝思追即刻会意,向聂怀桑作了个揖,便随他们一块往外走去。

“魏先生…”

刚一出门,蓝思追便唤魏无羡。魏无羡知他还在担心留下聂怀桑照顾景仪的事,便笑道:

“放心吧,没事的!”

“可…”

“如果是担心景仪的安全,那你大可放心。这里可是在姑苏,聂怀桑也犯不上因为一个小辈和蓝家结梁子;如果是担心礼节问题…别老想着长幼有序什么的,是他自己非要留下照看的,你就权当成人之美好了!”

蓝思追刚想感慨自己的心思叫他分析了个透彻,却听魏无羡继续道:

“更何况,我刚刚…”

他扬唇一笑:

“掖被子的时候,在景仪身上留了一张感应符,倘若他真有什么不妥,我会立马察觉到的…留个心眼总不会错,所以你们俩,就放心吧!”

金凌一听,神色同蓝思追一般,瞬地舒展开来。他只道,舅舅还说什么聂怀桑是只快成精的狐狸,可在魏无羡这样的人面前呀,也不过是小鬼见了夷陵老祖啊!哈哈哈!

见他们都舒缓了神色,魏无羡便不再言语,只笑着与他们一同回到曦澄那间大屋子去…

(tbc)

下一篇:《庆典》08

评论(12)
热度(188)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