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6(下)

06(下)

众人继续游戏,你一言我一句的,又顺了好几轮。

每次都是金凌来打头阵,他说了许多与众人相识前,在金家调皮捣蛋的事。什么给先生鞋子里灌浆糊啊,把他们家的金星雪浪撕成碎末啊,带着仙子吓唬人之类的。

他干过的调皮事儿可真不算少,好几轮下来竟不带重的。江澄拿他无语,魏无羡说他捣蛋起来颇有自己的模样,蓝思追则止不住地在一旁掩嘴偷笑。

如此这般延续几轮后,金凌渐渐发现,这样的玩法,其实着实有失公允。

这个游戏,从表面上看,只是说谈些故事,可实际上,拼的却是资历。其余的不说,光从年纪上讲,他、蓝思追和蓝景仪三人,就吃了大亏。

金凌环视一周,除他三人外,其余诸位长辈,都是赶上射日之征那般乱世的。他们几位,又俱是仙门翘楚,多在十几岁时,就已扬名四方了。

魏无羡,自不必说,光他前辈子的事,就够说上好几天的,更不论此生和含光君在一起后的诸多经历了。

含光君,十几岁便已成为仙家楷模,受众人敬仰。随便将他的夜猎成果拿出来几件,便都是寻常人做不到的。再说几十轮,怕是都能找到话题!

还有泽芜君也是。

虽然与其弟相比,他这些年甚为低调,情感上人生上,也都没有像含光君那样,传出什么轰轰烈烈的经历叫人说谈,可他在十几岁时,便挑起重振家业的重担,又将焚毁的云深不知处重建,这已不是一般的经历。

而在三尊鼎盛期间,他更是在仙门活跃,带领蓝家愈发兴盛起来。

如此丰富的经历,还会挑不出几件与众不同的事来?

“我自罚酒一杯吧…”

什么??!

十分温和的声音,却将金凌的思绪猛地给拉了回来。

什么什么什么?他没有听错吧!泽芜君…没什么要说的了?

三尊时期的事情,他都不曾言说呢!

金凌想提点一句,却听到旁侧传来低沉的一声唤。

“兄长…”

金凌望了含光君一眼,只见他那一贯冷若冰霜的神情上,似乎颇有几分担心的意味。

“这…”

魏无羡也是一脸欲说还休的模样。

“罚酒便是。”

蓝曦臣示意聂怀桑倒酒,忘羡二人听他坚持,均未再言语。

金凌以为他们也是想提点泽芜君,可见他们都没有坚持,便也将自己心中的想法给压了下去,没有作声。

“泽芜君愿赌服输,好气魄!”聂怀桑乐呵着递过已经倒好酒的小瓷盅。

蓝曦臣察觉忘羡二人那满是担忧的眼神仍黏着在自己身上,颇感窝心。心道,虽不曾饮酒,却不过一小盅而已,竟引得忘机他们如此在意…

于是,不由出口道一句“不妨事”。

蓝曦臣噙着笑冲他们轻轻点头,示意放心,便接过瓷盅,仰头饮下。

江澄看着他的动作,发现他在饮下酒时,双目微合,眉间会微微蹙起一个结来。待酒入喉,他的眼中,便蕴出了几分水汽。

波光流转。

从来都不喜欢文绉绉风格的江澄,望着蓝曦臣饮酒的模样,鬼使神差的,脑中竟蹦出这样一个词来。

不及江澄细想,就见蓝曦臣捏着瓷盅,反手给众人展示他已饮尽。只听聂怀桑带头拍手叫几声好,便催促自己继续接话。

蓝曦臣听到聂怀桑叫江澄的名字,便也侧首朝他望去。可身侧人到底说了什么,却是连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他只觉得喉间十分火辣,眼前的身影变得有些模糊,紧接着,大脑也跟着晕乎起来。

就连整个身子,都似乎要飘飞而去。

“又到我了!前头说了许多有的没的,我也正经一回~”

聂怀桑轻摇折扇,嘴角含笑:

“这些年我做过的正经事嘛…封棺大典主持的还是挺不错的~”

金凌刚想吐槽一句,这人脸皮厚度也不输魏无羡啊~说事归说事,哪有自己这么夸自己的!

他还没来得及真的说一句什么,忽听对面传来中气十足的一声:

“好样的晚吟!!!”

说话的不是旁人,恰是平日里柔言细语,见面即带三分暖色的泽芜君蓝曦臣。

江澄表面虽十分镇定,却也着实被耳边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给吓了一跳,不由蹙眉侧首,看向蓝曦臣。

只见他眼含重露,眉挑喜色,嘴角上扬,正不住盯望着自己。

江澄竟叫他看的有几分心虚起来,直道他平日里也差不多就是这般模样,可现下里,怎就觉得,都快叫他给看化了呢?

他尴尬地扭过了头,避开蓝曦臣的眼神,却瞟到一侧一脸疑惑的聂怀桑。

方才聂怀桑话音初落,便听得蓝曦臣那一声喝,叫他这个说话人不由一头雾水:明明是我说的,怎么倒给江晚吟喝起彩来??!

“我说…曦臣哥哥,您…是不是说错了?”

“没有啊!!!”

聂怀桑看他模样一切正常,可说话的方式却是大大不同,不由在心中生出种种疑虑。

金凌见到此番场景,先是一愣,接着就想起他舅舅在云深不知处醉酒那晚,泽芜君不小心被牵连,误饮一大口酒后,再说起话来,就也变成了这个调调。

他心下一惊:刚刚那一小盅,该不会就已让泽芜君喝醉了吧?!

他很想说些什么,可一想到那晚他被醉酒的泽芜君给禁了言,第一次体会到禁言术的痛苦,当下就将所有的话语都吞落到肚子里,只用手肘戳了戳蓝思追,给他一个眼神示意。

蓝思追回望过来,与金凌一对视,见他面色掺忧,便知彼此都想到了同一件事。于是,忙朝忘羡二人望去,期待他们给个指示。

忘羡二人自然知道是那一小盅的缘由,刚想着该怎么处理,忽听“哐当”一声,酒坛摔碎的巨大声响,直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去。

“唔…税了…”

只见蓝景仪已站起身来,手足无措地盯着地上的碎陶片,满脸无辜。

“小心!!!别划伤自己!!!”

蓝曦臣边说边抱起桌上另一个坛子,起身走到蓝景仪面前:

“这里还有!!!”

蓝景仪一脸吃惊地望着蓝曦臣的脸,愣怔片刻,便以同样的高声回应:

“嗯!!谢谢哲芜君!!!”

说着,一把将蓝曦臣手中的坛子抱进了怀里,还伸手揽住他,一副要称兄道弟的模样。

其余六人看着门口画风皆已跑偏的两人,都呆愣地张大了嘴。

对蓝家人不胜酒力的事,感悟最深的,非魏无羡莫属。他盯着面前的醉酒二人组,最先反应过来:

光顾着蓝大哥这边了,却忘了景仪可也是姑苏蓝氏的亲血脉!!纵使他也曾偷偷饮酒,纵使与蓝湛、蓝大哥比起来,酒量大概是要好那么一丢丢,可他今天轮轮喝,遍遍罚,现下肚子里已是装了大半坛子的天子笑,只怕十有八九,也已醉过去了!

“思追,金凌,你俩带他去我那间屋子吧!让他睡一会!”

魏无羡出声安排。

追凌二人听了,忙起身过去扶他。谁料,蓝景仪竟转身一闪,贴着蓝曦臣便往里面钻去。

纵使蓝曦臣醉了,却也不是追凌二人敢贸然冲撞的,于是,在即将碰到他时,蓝思追和金凌都松开了手。

这一松,便叫蓝景仪给顺利地闪了过去。

“表!!我还要玩!”

蓝景仪抱着坛子,躲到一旁的聂怀桑身后。

聂怀桑见他面色泛红,又不住往自己身后闪躲,忽觉他可爱至极,顿时生出不少想要护着他的欲*望来:

“哈哈哈,我说景仪小友怎么舌头还打结了,看这样子,是醉了吧?”

“柴没有!”

蓝景仪毫无说服力地高声反驳一句。

“还不都怪你!”金凌无语,埋怨聂怀桑,看着眼前这两个醉酒的人,只觉一个脑袋两个大。

“兄长,你累了。”

蓝忘机往蓝曦臣跟前走近,伸手欲给他输送灵力,以驱散酒气,却见他将双手背到身后,直接避开了自己伸去的手:

“不累!!!我还有话和晚吟说!!!”

“和我?”

江澄忽然被点名,一脸诧异。

茫然间,蓝曦臣已经走到他身边,拿起刚刚自己用过的酒盅,递到江澄面前:

“晚吟!!!我陪你喝!!!”

江澄还没搞清楚眼前的情况,就觉背后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害他差点直接扑到蓝曦臣身上去。

蓝曦臣见他朝自己倒来,本能地伸出手臂便去接他,这才帮他勉强稳住了身子。

江澄一脸尴尬,刚想破口大骂,回头一看,却见身后也是一片混乱。

刚刚那一下撞,原是金凌要捉蓝景仪去忘羡二人的屋中,谁料蓝景仪把聂怀桑当成挡箭牌,拽着他的衣裳不放,直绕着他来回转。

聂怀桑也是有意无意的在帮蓝景仪,似是要助他躲过金凌。

屋中本就不大,哪经得起他们这般闹腾,更别说想要施展身法手脚了。于是,景仪一个不留神,就被金凌脚下一拌。他手里虽还紧攥着聂怀桑的衣服,身子却已不受控制地直朝着江澄撞去。

这才有了方才一幕。

蓝思追见他们在屋中胡乱追逐,很想上去帮金凌一把,可偏偏,他二人中间还插着个聂怀桑…

他毕竟是长辈。

蓝思追顾及礼节,不敢太失礼,只好站在一旁干着急,真真出手也不是,不出手也不是。

见屋中众人不分老幼尊卑,各带颜色地扎堆在一起,气氛混乱,却又着实欢脱得很,只叫一旁的忘羡二人哭笑不得。

他们断没想到,在这几人间,竟会形成这般场面。

“魏婴…”

“是!二哥哥!”

魏无羡听得蓝湛一声唤,瞬间明了他的意思,于是,直朝蓝思追背上推拍一把:

“来思追儿,我们左右堵着,帮金凌把景仪捉起来~”

说着,面向金凌、景仪而去。蓝思追见状,也赶紧提步跟上。

与此同时,蓝忘机朝蓝曦臣和江澄的方向走了过去,趁着他兄长专注于和江澄说话的空档,伸手给他捏了个昏睡诀。

另一边,魏无羡与蓝思追也顺利拉住了蓝景仪。

金凌简单粗暴地给了他一记手刀,这才使得鼓足力气一个劲儿前躲后逃的的蓝景仪,彻底安静了下来。

(tbc)

下一篇:《庆典》07

评论(19)
热度(230)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