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6(上)

怀桑大佬又搞事…😂😂
-------------
06(上)

“聂宗主,我要去和金凌他们打个招呼,你是在这儿等着呢,还是…”

“和你上去吧…那儿,我熟~”

聂怀桑含笑,同蓝景仪一起,朝那家湘菜馆走去。

本只是怕他逗留太久,耽误了带自己玩的功夫,不料,一推门,竟看到里面坐着一群老熟人。

“哎呀呀,你们这就不厚道了~”

聂怀桑毫不客气的走到桌边坐下:

“这么多人聚在这里,怎就偏生不带我一个?”

听此一言,蓝曦臣环顾一圈,自己江澄金凌都在,唯独少了聂怀桑。这般场景,任谁看了,怕是都会不由地生出些什么心思。

于是,他出声解释道:

“怀桑莫要误会,一切都是巧合…”

聂怀桑噙着笑,没有接话,蓝曦臣见状继续道:

“今日热闹的地儿,不过彩衣镇中心的东西南北四条主街而已,活动范围受限,大家就这般巧合的凑在一起了,你看,这不把怀桑你也给等来了?”

这般说辞似乎很有说服力,再加上蓝曦臣温和的声音,聂怀桑便觉也没什么可计较的,于是,“是啊是啊”的应了两声,便倒了杯茶,径自喝起来。

一旁的蓝景仪可就没他那么淡定了,他是真没想到,和金凌在一起的,竟然还有蓝曦臣他们。于是,也顾不得自己上来是要干嘛了,惊中带喜道:

“景仪见过泽芜君,含光君!还有魏先生和江宗主!”

“不用客气。”

“嗯…”

“好说好说~”

蓝曦臣、蓝忘机和魏无羡都应了话,江澄却没有出声,只点了点头。

景仪作揖的身子还没有站直,就被聂怀桑一把拉到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蓝景仪尴尬的笑了笑,不由回头瞥了聂怀桑一眼。

幸好是挨着金凌这边。

“诶…大小……金凌公子…还有思追你们今日都做什么来着?”

“也没怎样,就到处走走看看,现在也逛不动了,就等再过两个时辰,出去看庆典了!”金凌接话。

“那你们现在都坐在这里干嘛呢?”聂怀桑插话。

“额…聊天?”

“聊什么?”

“额…”

魏无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虽然没聚在一起多久,但刚才众人的聊天着实有些尴尬。

蓝忘机本就言语不多,江澄又不知怎么的,见到他就没了话,蓝思追和金凌因为曦澄二人在场也都十分安分…

于是,从头至尾,都是他一个人在强行找话题。

“没聊什么,就各种有的没的…说了点晚上的庆典…”

“你们也太没趣了!”聂怀桑挑眉看一眼众人,“我听景仪小友说,等游行队伍出来还早呢!不如,我们来玩点儿什么有趣的?”

听他这么一说,江澄立马想到了刚来姑苏那日,他们那污力滔滔的“谁是卧底”游戏,不由蹙起眉头:

“什么有趣的?可别带坏小辈了!”

聂怀桑看了追凌二人一眼,心道:

哎呀江澄啊江澄,他们怕是比你还要懂得多哩!

思及此,聂怀桑不由笑出声来,捏着手中的折扇,朝着江澄晃了晃:

“放心!我就是看你们太闷了,想调动调动气氛,找个话题聊聊天而已~”

魏无羡早就觉得闷了!他对聂怀桑的这个提议很感兴趣,于是兴奋道:

“你想聊什么?”

“咱们就来说说‘我有你没有’的!”

“哦?此话怎讲?”蓝曦臣问。

“我们现在一圈儿人呀,挨个儿说一件事,但这个事呢,必须是自己做过而在场其余人都没做过的,怎么样,简单吧?!”

众人都被聂怀桑说的有了兴致,金凌也觉有点意思,于是忙问:

“那要是说不出来呢?或者说出来别人也做过呢?”

“那就…”

聂怀桑将折扇在手中敲了两下,眼珠子转了几圈,回头看向蓝曦臣:

“话说泽芜君,我们现下不在云深不知处里面,当是可以饮酒的吧?!”

蓝曦臣轻轻点了下头。

“那他们呢?”

聂怀桑用扇柄指了指蓝思追和蓝景仪。

蓝曦臣犹豫片刻道:“莫失了分寸就好。”

“好嘞!”聂怀桑喜笑颜开的起身转过去开门,唤来小二。不一会,便有人端上来几坛天子笑。

“好好好!这个惩罚好!”魏无羡乐的合不拢嘴。

“你可不能为了喝酒故意输啊!”

聂怀桑忙道:

“要是明明能说出来却不说,还被别人指出来的话,那你就得无条件服从指出者的一个指令,怎样?”

“好好好!!这样才刺激!哈哈哈!”魏无羡大笑。

抛开这个人其他不说,单就玩儿上,聂怀桑是真对他的胃口!

追凌二人和景仪都觉得有趣,便直接应了。蓝曦臣含笑点了点头。江澄虽板着脸,却也没有再反对,至于含光君么…有魏无羡参加,那他也定是默认参与的。

于是,聂怀桑将自己手中的折扇折好,一侧扇骨贴着桌子放了上去,然后指尖一捻,扇子便转动起来。

最后,扇子顶端指向了金凌。

这个“我有你没有”的聊天游戏,便从金凌那儿开始了。

“额…我和仙子从小玩到大,还在他肚皮上睡过觉!”

这个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了,毕竟,仙子本身就是独一无二。光是和仙子的一堆故事,就够金凌说好几轮了。

于是他得意地扬起了嘴。

别人都点头认可,只魏无羡一人,觉得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于是,又不由地往蓝忘机身边凑了凑。

第二人是蓝思追:

“我以前被人种到地里头过…”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景仪哈哈大笑,“这谁啊!把你埋进去是要长出小思追么?哈哈哈也太奇葩了!”

蓝思追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还回头望了魏无羡一眼。魏无羡只撇了撇嘴,接过话:

“额,那个,我觉得这个人很有创意嘛!!能为人所不为……咳…好了到我了~”

魏无羡眯眼凑到蓝忘机一旁:

“我亲过含光君!”

魏无羡得意的跟什么似的,别人却都觉身上一阵恶寒…

金凌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感慨这人的脸皮怎么能这么厚…

接着是蓝忘机:

“被魏婴亲过…”

“……”

“……”

“……”

众人一阵无语。

“哈哈哈!”魏无羡哈哈大笑起来,“是呢是呢,我可从来没有亲过别人!把上辈子算上都没有呢!”

看着这一对不知羞的可恶嘴脸,江澄瞬间后悔同意加入这个游戏。

“泽芜君,到你了!”魏无羡止住笑,接应一句。

“我…”蓝曦臣思索片刻道:“曾与结拜兄弟一起谈乐论道…”

这又是一个取巧的回答,因为,别人都没有过结拜兄弟啊…😂😂

为免别人多想起他的两位结拜兄弟,蓝曦臣忙道:

“晚吟,你呢?”

“拿紫电抽过人算不算?”

聂怀桑接过话:“算!这天底下哪里还有第二个人有那般灵物?”

金凌心道:艾玛舅舅你哪里只是抽过,你应该说经常抽才对好吗?!!尤其是魏无羡回来前那些年…啧啧…

金凌的思绪被聂怀桑打断:

“我曾经偷看春宫图被我大哥吊着打哈哈哈!”

“噫…这么丢人的事,怎么觉得你还颇引以为傲呢?”

蓝景仪十分嫌弃地吐槽聂怀桑。

“那你呢?”聂怀桑反问,“该你说了。”

“我…额……我……!”

蓝景仪张大了嘴,突然发现,自己,居然一个也想不出来!!

从小到大规规矩矩地在云深不知处长大,就他经历的那点事,哪一件不是蓝思追也经历过的。

若说不规矩的事…无非罚抄家规,这一点,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在座各位,除了金凌和泽芜君以外,哪个没被先生惩罚过!

蓝景仪上扬的嘴角渐渐向下咧去:“我…我突然发现…我长这么大…我的人生好没趣哦…呜…”

“哈哈哈!还笑我!”

聂怀桑拿扇柄在蓝景仪肩上轻敲了一记:

“所以说嘛!景仪小友,先别嘲笑我,被吊着打,也是很独特的人生经历嘛~来来来,罚酒罚酒!”

聂怀桑麻利地倒上一小盅天子笑,递到蓝景仪跟前。

蓝景仪哭丧着脸接过,仰头饮尽。

“哈哈哈好样的!来,我们继续!”

聂怀桑招呼着,开始了第二轮。

(tbc)

下一篇:《庆典》06(中)

评论(13)
热度(233)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