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4

04

江澄端起自己的茶杯,递到嘴边,还一边思考着,这些时日,自己怎么就,和蓝曦臣走近起来了?

他回想着,似乎蓝曦臣第一次来找自己的时候,清谈会才开了没多久。

那时他好像正在训斥金凌,还忍受着剧烈的宿醉头痛…

没错…

当时,他给金凌解了围,便把自己叫走,带着去了一个小会客厅。也不说什么缘由,就拿出一个小锦盒,取出一粒药丸,让自己吞下,说是解头痛的良药…

从那以后,他就总来寻自己了。

至于寻自己的目的…

似乎也没什么目的,就是一些闲聊。有时候聊些清谈会的内容,有时候聊些有的没的。

可细细想来,大多时候,都是些有的没的。

什么姑苏风情,什么云深美景,什么逸闻趣事…就好像,他来找自己,单纯就是为了消遣一样。

身为仙门万众瞩目的两大宗主,这样的交际,合理吗?

江澄举着茶杯,趁着喝水的间隙,斜眼瞟了蓝曦臣几眼。

这人到底有什么意图?是要拉拢自己吗?凭自己和金凌的关系,拉他一个,很可能就相当于拉了金、江两个大家族…

如此一说,是要孤立聂怀桑了?

不该…

江澄很快便否决了这个想法。

因为蓝曦臣从没和他就各家事务交谈,就连当今的局势,都从未谈及。而且,倘若他蓝家想称大,何至于等到现在,又何至于拉拢旁人…

聂瑶封棺入土时,便是绝好的机会。

这些问题,这几日中,已被江澄思考了多次,却始终无解。如今,还鬼使神差地答应与他一同来这集会…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定是因为蓝曦臣整天一副笑嘻嘻的温和模样,才叫自己不忍拒绝吧…

何况,之前三尊结谊,江家全靠他自己苦心经营,如今能多探探蓝曦臣的底,也不是什么坏事…

“江宗主,可在集会上看中了什么有趣玩意儿?”

江澄的思路被这一声打断,索性便不再想。

“哦…没什么…”江澄接话。

起初,他总觉得蓝曦臣是一个人畜无害的角色。可接二连三地被他说中心思,心底便有了些戒备。

他总是感慨:

这人练的是什么本事?当初他与金光瑶那般交好,却也没见他识人如此精准…

江澄胡乱思索着,不待蓝曦臣接话,小二便推开门,将饭菜送了进来。

这时已是未时,早过了平日里吃午饭的点。实际上,他二人是都不觉饿的,不过是外头晒得很,找个落脚的地儿罢了。

饭菜都摆放好,他二人便动起了筷子。吃了半响,忽地,蓝曦臣道:

“方才便觉少了些什么,现下才反应过来,江宗主不是爱酒吗?可怎么一坛都没要?”

“酒,要一起喝才有意思…”

江澄的脑中忽地便闪现出魏无羡聂怀桑他们几个的模样来。

似乎是几天前一起来这里的样子,又似乎是,多年前,那一群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

“真是抱歉,我不会饮酒,不能陪晚吟尽兴了。”

蓝曦臣微笑着的表情一向温文尔雅,此刻,却只让人觉得他无辜至极。

“蓝宗主不必自责…”

江澄客套一句,却为蓝曦臣对自己的称呼而眉头微蹙。

晚吟…

鲜少有人这么称呼自己。

江澄没有几个和他走近的人,别人见了他,通常敬称一句“江宗主”。而以前鲜有的一个与他关系亲密的人…

魏无羡他,总是直呼呼大咧咧地喊自己名字的。

“晚吟”二字,听起来就极为生疏了。

当蓝曦臣第一次这么叫时,江澄都愣怔了一下,差点没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

听到被人这么唤,江澄心中便生出一种颇为微妙的感觉来。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称呼的缘故,他总觉得,蓝曦臣在他眼中,要和别人不一样一些。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许久,未时将过。睡在隔壁间的二人,也都缓缓睁开了眼。

“睡得可好?”

蓝忘机圈着怀中人,温柔地问一句。魏无羡勾起唇角,“嗯”一声,抬起头,与他双唇相印,献上一吻。

温柔一阵,魏无羡起身,要来一壶热水,再拿起两个茶杯,仔细涮了个干净,接着,便随手将杯中的水,朝着窗户,向外泼了出去。

一部分热乎的茶水,溅落到窗格子上,而大部分茶水,则直接浇到了那条极窄的小巷中,两个牵扯的人影身上。

蓝思追拉着金凌,刚回过头来偷了一个吻,忽地,一股热水从天而降,直接浇到了金凌脑袋上。

金凌本羞涩地拉着蓝思追的衣缘,却被这一浇,吓了一大跳。

与蓝思追偷香,他本就怕叫人瞧见,现下又被浇了水…

一分惊吓加上九分羞恼,那便是十分生气。

金凌顿时火冒三丈,拽着蓝思追就往巷子外头走。

找到了那个窗子所属的酒楼正门,金凌一看,原来是自己来过的地方,顿时更加气盛,拖着蓝思追就要上去问个清楚。

店里的掌柜和小二不认识这两个少年,却知道楼上有几位大人物。虽然,他们见这两个少年也穿的十分气派,却还是不敢让他们往上走,生怕冲撞了上头的人。

可金凌的少爷脾气上来了,哪是他们劝得住的?

“是哪个不要命的,敢给小爷泼水!”

金凌一路嚷嚷着,强行上楼,蓝思追紧跟在后头拽他胳膊,想劝他算了。好不容易拖住了他的双手,却听他猛地一脚,直接踹开了正对面的房门。

没想到,却是踹错了地方…

(tbc)

下一篇:《庆典》05(上)

评论(11)
热度(213)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