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开了个清谈会》之九《庆典》02

02

这次清谈会的时间,是蓝启仁掐着日子翻着老黄历选的。

他特地挑在这会儿,主要是想赶上彩衣镇的盛大集会。

在姑苏这一带,几乎每个村镇,都有属于自己的定期集会。

普通人不能像仙门一样御剑飞行,其活动范围便大大受了限制。

于是,有了集会文化。

集会举办的意义,主要是方便百姓贸易往来和交际联络。而彩衣镇的这场年中集会,则是方圆百里以内,最繁盛的一场。

此次清谈会的举办期限,要比以往多出两日,这最后的两日,便是为了让仙门百家好好放松,下山与民同乐一番。

在蓝家待久了,绝大多数人都会开始怀念起热闹来。此时,这个活动便显得十分贴心。

这不,才一大早,劳累了一周多的与会修士们,便纷纷喜笑颜开地下了山。

有这般热闹的事,又怎么少得了魏无羡??

彩衣镇上聚集了比平日里多几倍的人口,街道上又摆满了各色小摊,可谓摩肩接踵,拥挤不堪,可魏无羡却毫不在意。

他天性就好热闹,又被冷落惯了,但凡遇到点热闹事,就可劲儿盼着,人越多,才越好呢!

这样的景象,刚好合他胃口。

只见他拖着蓝忘机,兴奋的在人群里钻来窜去,活像八百年没进过城的样子。

“蓝湛蓝湛!!我要吃这个!!!”

“好。”

“蓝湛蓝湛!!我要吃那个!!”

“买。”

“蓝湛蓝湛!!你看那是什么?!”

“老板,请给我一份…”

“蓝湛蓝湛,我吃饱了也走不动了,咱们去听说书吧!!”

“都随你…”

魏无羡拖着蓝忘机从镇子南边儿,一直钻到镇子北边,终于在一个说书的小棚子里头安安静静地坐歇了下来。

恰逢醒木惊落,铮亮一声,正赶上个故事的好开头。

“话说,几百年前…”

这一段《功德记》,是每逢集会必说的曲目,讲的是这彩衣镇集会与姑苏蓝家的渊源。

据说,很久以前,彩衣镇上百姓和乐,生活富庶,这里的集会也颇具盛名。可福兮,祸之所倚。许是名气太大,竟招来了几只恶鬼。

早期,这些邪祟只逢集才出,专在热闹的夜晚,寻找对胃口的人,吸食他们的阳气。于是,接连几年,集上都闹出了性命。

出了人命关天的事,人们哪里还敢来赶集?渐渐的,彩衣镇的集会便衰落了。

可邪祟,却频频为恶,愈加猖狂起来,扰得整个彩衣镇是民不聊生,光景不再。

后来,恰逢蓝氏先祖于此处落歇,听了这些事,便和彩衣镇居民商议了一个法子,替他们除了恶,还了他们太平。

为了长久地守护此方百姓,也因为彩衣镇后山环境的清幽无扰,蓝家先人便在此处驻了根下来,以养身修炼,福泽后世…

故事讲到结尾,说书人缓了一个节奏,继续抑扬顿挫道:

“…那恶鬼尽除,云深不知留义种;这集会重开,彩衣深晓传恩情!道只道:那道德姑苏,功名蓝氏,青史垂刻下了、新名姓!”

“当”地一声,醒木响落,将故事拉下帷幕。瞬时,矮桌后的那人赢得了满堂喝彩。

趁着那说书人哈腰道谢的阵儿,蓝忘机打了赏钱,随魏无羡一块走出了小棚子。

他俩找了一条相对人少的巷子,缓步慢行,神情十分悠闲。

魏无羡将双手枕在脑后,面带笑意,道:

“蓝湛,你们家是故意挑这个时候举办清谈的吧?!”

蓝忘机没有说话,以示默认。

“我就说,以你叔父那老古板的脾气,怎么会如此体贴,还安排大家下山来凑热闹?!这完全不像他嘛!!原来是叫我们多听听多看看,好知道你们蓝家的功德啊!”

蓝忘机无可辨驳,便不做回应。

魏无羡见他又不理自己,知他性子如此,也不气恼,依旧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他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将一只手臂搭到蓝忘机肩上,揽住他的脖子道:

“外头好热啊……蓝湛,你饿不饿?都过晌午了…”

蓝忘机侧目看他:“还好…”

“什么还好?明明一大早从家里出来后,你就一点东西都没吃过!早饭那点汤汤水水的,味道难吃也就算了,还不顶饱…你还说不饿?!走!我带你吃饭去!!”

蓝忘机被他拖着不由加快了脚步,他一个动作,反手攥住魏无羡拖着自己的手。

十指相扣。

今世魏无羡灵力低微,身子估计也是没辟过谷的,总吵嚷着饿,自己却是当真没什么感觉。

可看他一副认真关切自己的样子,蓝忘机心里只觉十分甜蜜。

饿不饿的,都不要紧,只要他开心就好。

……

话说此时,另一头的云深不知处中。

“诶?人呢?都哪儿去了??”

聂怀桑后知后觉地在云深不知处里闲荡,迎面碰到了蓝家小辈蓝景仪。

“聂宗主!你怎么还在啊?!”

蓝景仪和蓝思追都是蓝家小辈中的翘楚,这几日又一直都在负责清谈会的相关事宜,故在各家家主面前,也都混得个眼熟。

“诶?怎么啦?”聂怀桑接过话。

“别人可都下山热闹去了!”

“诶诶??这么早?怎么也没人叫我一声??你家魏先生呢?”

“早和含光君下山了!”

“哦哦…也对……”聂怀桑笑了笑,接着道:“那你可有见云梦莲花坞的江宗主?”

“江宗主啊!我刚刚见他和我们泽芜君一块儿出去了!”

“诶??”聂怀桑心道一句不妙,江家什么时候和蓝家走近了??

江氏和金氏已是断不了的姑舅亲,现在再和蓝家有了牵连……诶诶诶??这是要孤立我聂氏的节奏啊!!

“金小宗主可也同去了?”聂怀桑追问一句。

“哦…这倒没……大小姐他……哦不…金凌宗主他和思追一起出去了!”

聂怀桑听闻金凌没一块去,当下松出几口气来。

他阅人无数,心思又细,之前游戏时分,便瞅着金凌和蓝思追之间有几分暧昧,现下听蓝景仪说他俩一块出去了,不由咧嘴一笑,似是意会了什么。

接着,他抬头瞅望眼前的蓝景仪,只觉他快人快语,和那些个藏心机的很不一样。和他说话似乎不必太费劲…聂怀桑不由心生几分好感。

“话说,你怎么没去玩?”

“嗨,我这不是还有点事么!况且,集会上好看的节目其实是在晚上,现在去了,顶大个太阳晒着,想想都愁!”

“哈哈哈!好生实在!!”聂怀桑哈哈笑道:“好!那你晚上出去的时候,带我一块儿吧!正好我缺个向导!”

“这…不好吧…”蓝景仪有几分犹豫。蓝家向来注重礼节辈分,聂怀桑可不是一般人,贸然带他出去……他生怕惹出什么乱子来。

“有什么不好的,我看你也不像是拘于小节的主啊~蓝先生都放大家下山玩儿了,就剩咱俩孤苦伶仃的,搭个伴,不正好?”

聂怀桑见蓝景仪还有几分犹豫,语调一转,可怜兮兮道:

“唉…其实我也不想麻烦你,只是,实在是对这里不熟悉啊…我又不像你们含光君那样有本事…万一遇到个什么事,人生地不熟的…唉…我这…”

“好好好!哎哟我说聂宗主,带你去还不行么?!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胆子还不如个女修呢?!”

聂怀桑见蓝景仪同意,也不在意他说什么,只乐呵道: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放心,出去玩的开销,我全包了!”

“谁稀罕啊!我们蓝家又不缺钱…”蓝景仪撇撇嘴,“那我到时候来叫你吧!可早点准备着,别拖我后腿就行!”

“一言为定!”

“行吧…”

蓝景仪又给聂怀桑好生约定了一番,把条件说了个透彻,确定他不会生出什么事端,才拱手作揖,转身离开。

聂怀桑看着他的背影,含笑摇扇,直叹:

“蓝家竟有这样有生气的小辈,可当真有趣…”

(tbc)

下一篇:《庆典》03

评论(13)
热度(249)

© 小紫 | Powered by LOFTER